野鸡
野鸡

这时的林筱落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小丫头,听了墙角之后,便回了屋子。屋子内的林筱玫已经入睡,旁边还放着针线篮子,林筱玫上前去看了一眼她绣的帕子,果真是很好,花朵栩栩如生,可是却未免太过单调。

林筱落记得现代有许多仿古设计,极吸引人眼球,还有许多花样子,改天可以问问三姐,看她能否接受这些花样子。

放下手中的帕子,林筱落悄悄地走了出去,关上房门。

走到了屋后的菜地,四处打量了一下,见周围没有人,便默念了一声“进”。

再次睁眼时,眼前的景象已然不同,空间中虽无什么活物,但仅凭这缓缓流动的溪水,都能焕发出不一样的生机来。

林筱落抬步向不远处的红薯走去,不过一会没见,这红薯叶子已全然枯萎,可是红薯却仍旧好好的,连上面的泥土都带着潮湿,似是刚从泥里拔出来。

林筱落再一次感叹空间的神奇,动手将红薯叶子全部拽掉,又挑出了十几个大小适中的红薯,将它掰成几瓣。

在黄土地上挖了一些小坑,歪歪扭扭,毫无美感可言。林筱落将掰成的红薯栽进了挖好的小坑里,盖上土,准备浇一些灵泉水,可是却发现没有东西可以盛水,只好用手一点一点舀了些,洒在种植物红薯块的小坑里。

林筱落心想道,这灵泉水对人体都有莫大的好处,对植物也应该有用,而且,下次进空间一定要拿些趁手的工具。

洒上水后,林筱落长舒了一口气,她零零散散的种完了一块田,虽说不太齐整,可应该也算完成一点任务了吧。看着面前被自己弄的凌乱的土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如果这土地能整齐一点,红薯能长得快一点就好了。

心中刚想着这事,脑袋却突然如针扎一般疼了起来,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林筱落恨不得昏了过去,只有两三分钟,可林筱落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终于不疼了,林筱落只能坐在地上喘气,过了一阵儿,缓了过来,才注意起了眼前的变化。

只见泥土仿佛有灵性般,自己移动了起来,不过几秒,土地便已整齐了,接着便见刚才种下的红薯已经发芽,叶子生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不一会,便停了生长。

林筱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铺满满地的绿叶,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站起来慢慢的走上前去,轻轻一用力,便拔出了一个又粗又长的红薯,长势极好,而且拔的时候也极为容易,全然不像之前山坡下的难拔。

林筱落想了好一阵儿,才想通了。原来自己刚才头痛便是因为传说中的精神力透支吗,空间是自己的,自己如何想,空间便如何做,而自己的精神力又不能够提供所需要的能量,所以才头痛了。

林筱落自认为想通透了,却不知,刚才红薯过快的生长,还有原因。

空间是林筱落的不假,空间听从林筱落的想法也不假,但其实也有空间自身的原因,这黄土地虽然不是最高级的土地,但这外界的土地却也不能与它相比,这普通的种子种下都会加快生长,而且林筱落还浇了灵泉水。这灵泉水别看是条小溪,看似很多,却是整个空间灵气的来源,自然珍贵。三者一叠加,才有这红薯的快速生长。否则,凭着林筱落这不知方法的乱种,种不种的出来还不一定呢。

林筱落本意是想种下红薯,等待长成之后偷渡到家中,因为那时家中会有很多红薯,将空间里的放进去也不招人怀疑,可是现如今家中只有那么一点红薯,放进去太打眼了。

可是红薯如今不拔,,也不知道是否会按照空间的生长速度,逐渐枯萎,腐烂。如果这些红薯能放在空间中不腐烂就好了。

正想着,就见到红薯一个个从土地中冒了出来,之后就不见了,只剩下了满地的红薯叶子。

林筱落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好一阵才缓过来,这空间真是神奇。不见了红薯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反应,因为她知道这红薯就在空间里。

林筱落想了想,觉得空间里应该是有个隐形的仓库,而且还会保持食物新鲜,不会腐烂,因为红薯消失前她就是这样想的,可是这仓库会在哪呢。

地下?不太可能,这土地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异样,而且那红薯是从土里先冒出来,才消失的,若是在地下,又何必多此一举。

可是这空间能看见的地方除了小屋,只有土地啊,这小屋又不能放什么。

走进小屋一看,没有异样啊。再次转身时,却发现小屋当中那块屏幕,上面分了两个格子,第一个格子画着红薯,第二个格子是空白的。

这红薯就应该在第一个格子里。林筱落心中想了想,默念了一声,红薯就出现在了小屋内的空地上。

看来这应该就是仓库,心中默念就会使用了,人不能进入。

林筱落了解了大概,就出了空间,毕竟在里面有没有什么事做了,而且自己还喝了一些灵泉水,里面又没有厕所,待会肚子疼了怎么办。

出了空间,在墙上靠了一会,就进了茅厕,手纸又是一大问题。

林筱落在纠结中上完了茅厕。

周氏醒来后,叫醒了一家人,收拾了一番。当林江带着林子修出去的时候,已经申时了。

周氏带着其他人出发了,说是林筱落带路,可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大家都知道地点在南山坡下,自己走就行了。

到了目的地,林筱落教了一下怎样拔红薯之后,就在不远处瞎转悠开了。

当林筱落以为自己要无功而返的时候,忽然看到了远处草丛中有一抹亮丽的颜色闪过。

那抹亮色一下子吸引了林筱落的注意力,她也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惊喜。

踱步上前,果真,是野鸡,足足有五只野鸡,色彩艳丽,就向林筱落的心情一样,都快要开心死了。

野鸡啊野鸡,真是太好了,肉啊。鸡肉,可不比鱼肉,那可是真正能大吃一顿的肉。

可是看着野鸡在前,却没有办法捕捉,真是令人焦急。

空间呢,空间能使吗?可是空间必须是自己手里的东西才能带进去啊。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