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
感动

可是呢,林子轩却是个神经大条的人,手里拿着红薯,吃了一口,就激动的叫了起来,“嗯,太好吃了,还有甜甜的味道。”

林筱落看着粗神经的二哥,翻了个白眼,不再言语。

一家人吃过饭后,都饱的不想动弹,实在是红薯太多了,而且每个红薯都特别大,考了四五个红薯,却还剩下了一个,蒸的红薯也剩下了许多。

每个人今天都有了饱腹的感觉,林江格外明显,平日里做的活多,饭却很少,每次只吃六分饱,今天却撑得走不动了,“这红薯真是个好东西,竟能当顿吃。”

“就是啊,今天咱们都吃饱了,竟还剩下这么多。”周氏也附和道。

“落丫头,你在哪找到这个红薯的。”林江心中有些激动,本来再过几天家中就要断粮了,正准备去集市上买,可是现在家家都缺粮,粮食价格高的出奇,以家中的存款,也买不了多少,现在好了,若是有很多这个红薯,那就可以再撑一段时间等粮食收获了。

“就在那个南山坡下呀,有一大片呢,没有人发现,今天我和三姐只挖了三分之一,还有很多呢。”林筱落心想道,空间里还有更多呢。

“这样,孩儿他娘,你今天下午和轩儿一起去挖红薯,让落丫头带你们去,玫丫头还是在家绣花吧,若是把你的手弄糙了,就不好了。”林江想了想说道,又叮嘱孩子们,“你们可千万别出去乱说,咱们家就靠这个红薯了,否则,家里就会断粮,孩儿他娘,你们去的时候注意点人,别大嘴巴的乱说。”

“我知道了,我有分寸,会看好孩子们的,这可是咱家救命的东西啊。”周氏自然晓得轻重,也没有什么不同意的,只是,“他爹,我去的时候也把言儿带上吧,放在家里我不放心,若是给别人带,问起来又不好作答。”

林江想想也是,便也同意了。

但是周氏还有问题,这事到底给老屋那里说不说,也就问了出来。

林江想了想,“娘不在家,小妹(林语)要照顾爹,小弟(林河)还在镇上,也没有人来帮忙,就先不说了,等把红薯都带回来了,给分上些就是了。”

周氏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几个孩子也对这安排没有异议,尤其是林筱落,对自己能跟着去实在是太满意了,自己也可以趁机再发现上些什么好东西。

在厨房坐了一阵,各自也都去休息了。

仓库里,周氏正在铺炕,林江问道,“孩儿他娘,你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打断了落丫头的话,还不让我问。”

周氏铺好炕之后,反身坐在了上面,“我正要给你说这事呢,落儿发现这红薯,我觉着总有些不对劲,问她的时候,她说她做了个梦......”

原来是这样,林江一笑,这有什么可担心的,“没事儿,落丫头有了机遇,这是好事啊,你担心什么呢。她总归是咱们的女儿,又不会害咱们。”

“我又不是担心这个,我担心如果有外人知道这件事的话,会远离落儿,将他当成异类,她还这么小,若是有了阴影怎么办。”周氏瞪了自己男人一眼,这人怎么总是找不出重点呢。

“这倒也是,不过刚才在屋子里的都是自家人,有没有外人,你干嘛不在那时说。”林江一想,倒也是,不过新的疑问又上来了。

“哎呀,那不是都是孩子吗,人都还小,嘴又不牢,万一说漏了嘴,或者被人套了话,不就不好了嘛。”周氏真想打开这个榆木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

林江一听,就懊恼的摸了摸头,平日里孩子太懂事,都忘记他们年岁不大了,“那就先这样,若是以后被人发现了,问起来,就说是我以前在外面的时候见到过这个红薯,是番邦传过来的,也不知道咱们村子里有,是落丫头挖野菜时发现了,带回来看,才被我知晓了的。”林江不知道,自己胡诌的,竟也有几分真相,这红薯确实是番邦传过来的,而这民间也有,但确实不多。

林江十三岁的时候,他们这个地方遭了大旱,旱了整整两年,庄稼颗粒无收,虽说村子也遭了灾,但是村子很少有人离开,靠着三边的大山,虽说日子难过一些,苦一些,但好歹也都坚持下来了。

而在第二年时,林江家当时实在没有办法了,都准备卖掉大女儿换粮食了,十四岁的林江就自己出走了,留了一封信,说自己出去打拼,会带粮食回来,不能用大姐换粮食。

林毅也识过几个字,当发现这封信的时候,林江已经出走了,顿时后悔不已,可也没有任何办法。

一个月后,林江带了一大车粮食回来,大家欣喜极了,可是没有过两天,林江又走了,这次走后,整整三年都没有回来。回来后,身上都是伤,大家才知道他在外面做的是走镖的活计,受了重伤,虽然恢复了,但这身体却也不能再走镖了,才回了家。

回家时林江已经十七岁了,家乡的灾难也缓了过来,到了十八岁,他娘宋氏才给他订了亲,就是周岚青。

周氏嫁过来后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听林江如此说,也点了点头,不在说话。稍后两人便休息了。

林筱落只是起来上个茅厕,却未想听到了这番话,鼻头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她不知道他们竟是如此为自己打算,替自己遮掩,这一刻,她才真正的体会到了亲情,真正的融入到了这陌生又充满温情的异世,真正的将自己当做了这古代一个偏远村庄的小丫头林筱落,而不是现代的一个孤儿林筱落,也是从这一刻起,她下定了决心要让家人都过上好日子,不愁吃穿,不受人欺凌,每天都是快乐的,开心的。

谁也不知道这一个决定会引来多少变化,也不知道多年后拥有那般泼天富贵的女子,当初的心愿竟是如此简单。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