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穷
真穷

原主的父亲是林江,二十八岁;母亲是周岚青,二十六岁;大哥是林子修,九岁;二哥是林子轩,七岁;三姐是林筱玫,七岁;自己是林筱落,四岁;小弟是林子言,三岁。

林子轩与林筱玫是龙凤胎,当年出生的时候可火了一把,小村里的人几乎没有见过龙凤胎。不过周氏与她娘家弟弟就是龙凤胎,也没有感到惊奇。

好家伙!这家人也太能生了吧!五个呢。林筱落正想着,外面又进来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林子言见到她,快速的叫了声“三姐”,便不再说话,看起来有些怕这个所谓的“三姐”。

林筱落的思维又跑到“计划生育”上去了,生了五个。这放在现代,就是超生超育啊。

不对,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打招呼,刚刚林子言叫她“三姐”,而自己被称为“四姐”,那么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这个家的大女儿,行三,林筱玫了。

虽然自己有些记忆,但是却也很模糊,只能想个大概,人物对不上号。

“三姐”,很平淡的一声,没有人听出什么异样。可是,天知道自己一个二十三岁的成年人叫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姐”时内心的挣扎。

三姐林筱玫见到自己醒来,很是喜悦,用哄小孩的口气说道,“四妹,你醒啦,以后小心一点,这次你昏迷了好几天,家里的人都吓死了,还好你醒了,你好好的躺在炕上,别下地,也别乱动,等养好了身子,三姐带你去摘花,挖野菜,好不好啊。”说完,似是怕自己记不住,又重复了一遍,“别乱动,别下地,记住了啊。”

之后又将房间里收拾了一遍,就风风火火的走了,如同来时一般。

林筱落觉得奇怪,便问小弟,“言儿,三姐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三姐要去绣手绢了,绣一条手绢,店里能给十文钱呢。”林子言一脸羡慕的回答,小小的年纪,已经知道三姐在赚钱养家了。

之后,林筱落又从原主的记忆中挖出了很多信息,比如:

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名叫日月村,四面环山,是一处富足的小地方。听老人说,这个地方原不叫日月村,叫环山寨,寨子里的人都很穷,有了神仙帮忙,人们才渐渐富裕起来。

有一天晚上,寨子里来了一位乞丐,衣衫破烂,可是手中却拿着个酒葫芦。寨子里的人没有嫌弃他,给他食物和衣服,还让他在寨子里住了一晚,可是在第二天,他就凭空消失了,在他消失的那一处地方,写着“日月村”三个字,并且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吾赐名日月村,可保你们几世富足。”话落,那三个字便消失了。   寨中人觉得那位老人是神仙,是来拯救自己寨子的,便将寨子改了名字,之后也没有人叫“寨”了,而是叫“村子”。

其实这些都是从老人口中传下来的,口口相传,都不知道失真成什么样了,林子言也是在村中老人唠嗑时听来的,自己也不知道对与否。

这个村子里最多的便是林姓,也是村子里最原本的姓氏,其余的都是后来逃荒来的,避难来的,不过经过了十余年,村中人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排挤他们。但是村子里的村长也是林氏家族的族长,里正也是林家人,大权还是在林姓人手中的。

其余的姓氏有吴,王,宋,张,李等。

这个家里以前还是比较富裕的,至少能吃的饱饭,可是经过了灾年后,家中的积蓄就不多了,再加上林筱落的爷爷,也就是父亲的父亲,三年前生了一场病,一直好不了,需要吃药,那药材也是很昂贵的,可是家中没有人放弃医治,这才渐渐穷了下来。

爷爷林毅一生有四个子女,大女儿林曦嫁入了隔壁的双河村孙家,出嫁十年,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现在还怀有身孕,已经八个月了,奶奶宋玉去照顾了;二儿子是林江,已经说过了;三女儿林语才十六岁,已经定了亲,婚期还有一年;四儿子林河十四岁,在小镇上上私塾,不在家。爷爷没有姐妹,但有四个兄弟,在爷爷生病的时候还帮衬了几把,爷爷是老二。

想了一阵儿,便有些疲乏了,睡觉前,又扫视了一遍屋子,看来家里还不是一般的穷。

泥糊的墙,一个中间明显凹下去的炕,正是自己身下的那个,林筱落都担心晚上睡觉时会不会塌掉。一个木质的小桌子,上面在那放着一个针线篮子,篮子里还有些小碎布,可是那些颜色,与在泥池子里泡的没有多大差别,土黄色,灰蓝色,看着都不咋地。桌子下放着两个木盆。墙角里放着一个大木箱,只能隐隐约约的从掉下的漆上看出它以前是红色的,里面应该放的是衣服。

这么穷,怎么办呢?林筱落想到这,一下子没有了睡意,下了炕,穿上鞋子,不顾小弟的劝阻,也忘记了三姐的话,出了房门,入眼的便是一片狼藉。

她看到的应该是仓库吧,半片门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块木板在那里坚守阵地,仓库右边的房子与仓库差不多大小,是厨房,因为她看到了三姐在那里,里面还有一个大炕,大哥二哥小弟晚上便睡那里,仓库中还有一个小炕,爹与娘便睡在那里。至于刚才的房间,则是自己与三姐睡。仓库后面是茅房,还是露天的,厨房左面是菜园子,后面是用几根木头桩子和柳条围成的栅栏,里面养了四只母鸡,一只公鸡。栅栏里的母亲正在喂鸡,栅栏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周氏头一抬,便看到了站在房门前的林筱落,连忙上前,将林筱落拉进房间,边走边说,“落儿啊,你身子骨还没有好全,怎么就出来了呢,还站在房前吹风, 吹坏了怎么办!”

林筱落还沉浸在家里的情况中没有回过神来,听到周氏的话,便甜甜一笑,“娘,我没有事的,我觉得自己好得差不多了,都可以干活了。”被周氏一打断,林筱落觉得家里穷也没有什么,这不是还有来自现代的自己呢嘛。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