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越想忘记 就越刻骨铭心
第七十九章:越想忘记 就越刻骨铭心

经过这些天我和顾北宸天天外出,我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也没有勾肩搭背,和粉丝友好互动,获得了民心,别人没有话题可写,默默打破了流言蜚语,赢得了许多粉丝,我恢复了自由,

得到千叶丽子的邀请,友情出演她的电影《华夏》,在明年开春拍摄,我们将成为合作伙伴,有这样的可以相处认识的机会自然不会拒绝。

我正想着联系汤印汶和沈檬处理那件事,却得知沈檬意外坠楼的消息。

康欣开着车载我来到沈檬住的小巷,路边停着一辆救护车,小巷里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我们挤破头才进到最前面,眼前的一幕让人感觉害怕。

血淋淋的地上只躺着她一个人,她还睁着眼睛,身边除了医生没有谁陪着,医生在以最快的速度将她搬上救护车。

我疯了一样冲上去抓住她的手:“蒋岚,蒋岚你怎么样了,蒋岚!”

医生过来拦着我,以为我是无关人员。

“对不起,我们是她的朋友。”康欣向他们解释着。

她的嘴角流着血,她在用力抬起我握着的那只手,伸出食指,用尽全部力气指向楼上,她住在七楼,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有。

“蒋岚我们去医院,没事的,去医院”我对着医生咆哮着,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的手上全是血,我害怕极了。

她的嘴里发着声,我急忙凑近了听,声音很小,她很费力,我隐约听到她叫着洛可可的名字。

她一定是想告诉我什么,由于情况紧急,她被抬上了救护车,我们也跟着到了医院,看着她进入了抢救室。

抢救期间张减和汤印汶都陆续感到,张减慌张失措的抓住我的手腕:“余邯,她怎么样了,沈檬怎么样了?”

我已经浑身无力,紧张到了虚脱,手上的血迹都没来得及去清洗,我迷糊的摇着头:“我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坠楼,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崩溃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握着拳头锤着墙发着牢骚。

只有汤印汶还冷静的过来扶着我坐下,双手包围着我的手,不在乎我手上的血迹。

“不要怕,我在呢,不会有事的。”他蹲在我的面前,仰着头,他满眼的温柔,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害怕了好久,但我不敢哭,因为他们没有来之前,没有扛事的人,我不敢自乱阵脚,他一来,我就放下了防备,哭了起来。

我们的门外焦急等了两个小时抢救灯终于熄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张减激动的抓住医生的手问:“怎么样了医生,我女朋友怎么样了?”

“病人从七楼坠落,经过抢救已经脱离危险,不过病人从今以后都陷入不可逆昏迷,也叫植物状态,是与植物的生存状态类似的特殊人体症状,就是PVS,也就是植物人,以后都需要特殊照料,你们做好准备吧。”医生解释完这一通,走开了,留下不敢相信的张减在原地不动。

“植物人……怎么就变成了植物人。”张减的嘴里还在念叨着。

医生把她推出来的那一刻,张减立刻扑了上去,握着她的手叫着:“檬檬,你醒醒,檬檬你醒醒啊。”

旁边的护士劝说着:“请不要这样,我们要把病人送到病房里,请让一下。”

为了不让他影响到医生,汤印汶上前扶住了张减跟着前往病房。

当我洗完手来到病房时,他俯卧在床上全身搐动,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他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病房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灯光也变得朦胧浅淡了。

我走到病床前,看着靠呼吸罩呼吸的蒋岚,安静的躺着,我想起她拉着我的手,努力指向七楼的时候,忍不住心疼,她的脸像极了安夏。

“我到现场的时候,她用尽全力指着楼上,叫着洛可可的名字,虽然声音很细小,但我听的清。”是该细想一下这件事,之前都忽略了。

张减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

“又是洛可可!害死了安夏,现在有是沈檬,她究竟想做什么。”张减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撕了洛可可。

“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没办法指认是她做的,小巷里肯定有监控,我去查。”汤印汶一如既往的理性,他的思维方式永远都是顾全大局。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