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我始终无畏 愿你快乐
第七十四章:我始终无畏 愿你快乐

不管你在深夜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有多少负能量,早晨醒来生活还要继续,这个城市依然车水马龙,开心或者不开心,这个城市都没有工夫等,成长就是一个不动声色的过程,一个人熬过一些苦,才能无所不能。

天一亮,欧瑾轩就开着车载着我来到他认为维修技术最好的师傅这里,我将手机交给师傅,略有担心的问:“师傅,一晚了还能修吗?”

他皱着眉看着还能甩出水来的手机前后翻了一遍:“我不保证能修好。”

“没关系,您尽量就行,我的手机里有很重要的文件,麻烦你了。”我鞠躬带托的说着。

“好,我尽我所能。”他说着便拿起东西准备修。

欧瑾轩看着我担心的样子,便握着我的手:“你放心,尽管能不能修好找到文件,我始终站在你这边。”

明明已经分道扬镳的我们,哪里还能承受他的无条件信任,我缩回了手:“不管你信不信我,手机有没有修好,汤印文那里都还有证据,既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就不会轻易放过她们两个,即使上官苒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欧瑾轩看着正在修手机的师父欲言又止,拉着我来到附近的公园,我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在公椅上坐了下来。

他看着自己落空的手浅浅一笑:“这是你第一百零五次甩开我的手了。”

他记得那么清楚,想必对我失望透了吧!他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他仰着头,回忆着以前,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那一次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在那里弹了一个星期的钢琴,我就在那看了你一个星期,后来在主管那里听到说你就要走了,我才出此下策,让王厦去调戏你,然后我再来个英雄救美,没想到我真的追到你了。”

那一个星期,我在音乐厅赚着外快,只为给即将过生日的廖梵买一架小提琴,走的那天,遇到了他,我如今才知道他故意靠近。

“所以王厦撒酒在我身上,是你们安排好的。”我平静的说。

“那不是,撒酒在你身上是意外,你要走他拦不住你,我还没有出场他有些慌了就不小心碰到了。”他有些紧张,怕我计较。

“所以你都是处心积虑的。”我歪着头看着他,想吓住他。

“如果说是处心积虑也不为过吧!毕竟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我喜欢你的平凡,欣赏你的倔强,心疼你的坚强,本来我在外套里准备好了我的名片,期待你把我的外套洗好,上面残留你身上的香味,然后给我打电话,跟我说要还我的外套,我就可以理所应当的见你一面,然后光明正大的认识你,谁知道你当场就脱下外套还我,真的是一点发展空间都没有。”他说着又觉得好笑,低下了头。

那些刻骨铭心的,为何总是一触即发。

“都已经过去了,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在不同的立场,经历着不同的事,即使你现在还爱我,我也不能再继续跟着你错下去,三年前,我去加拿大的那天,我找过你,可是我看到的,却又是你和上官苒推着奶奶出门,那一刻我觉得,有她就够了,我不想再让你闹心了。于是后来,知道了你和上官苒订婚的消息后,我就逼着自己放下了。”我觉得是时候摊牌,我爱你时便是理直气壮的我爱你,离开时也要毫不含糊的。

“可是那都是误会啊!即使我的解释无效,就连和她订婚都是为了你能出现,至于孩子,我是真的错了,可我似乎高估了在你心里的位置。你变了太多,又熟悉,又陌生。我知道,我在你遥远却不可靠近的身旁。”他的眼神,带着难过,透露着痛苦,决定着结局。

“承载了太多累,已丢失了最初的骄傲。我们不提过去,不谈未来,就说现在,她有了你的孩子,你将为人父,可她当初害我,却造成廖梵双腿残疾,那一次,即使汤印文怀疑着上官苒我都始终相信不是她,可如今的真相却狠狠地给了我一记耳光,假如她只是看到洛可可在使坏,她也没有去碰过,我都不会这样崩溃,凡事有因有果,我不会放过她的。”我始终坚定不移。

“关于她的罪行我不求你大度,我并不打算插手,可是你,真的放下我了吗?那你让我怎么办?”

他想要得到求证,想得到解脱,也想像我一样洒脱,我虽面不改色,但是我的心跳加速着,我也是才刚开始逼着自己放下,告诉他已经放下只是骗他罢了。

“在所有不幸中,最不幸的事是曾经幸福过。从今以后,无论我们是朋友关系还是陌生人关系或者是合作关系都好,但始终不可能再有暧昧了。我想无声无息的离开,就像没有来过一样。”我强忍着眼泪直视着他的眼睛,坚韧不拔的想要他死心。

他终于不再有任何语言,和我不一样的是,他眼眶红了,我心疼了依然面不改色。

“有些事,就是不值得被原谅,跟大不大度没有关系,各有各的底线,做错了,就应该考虑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我们每个人的底线都不一样,有些事无法原谅,跟这件事的大小是没关系,或许你觉得无所谓的事,我就是接受不了。”我觉得这才是公平。

我不能把这场离开定义成什么,我佯装云淡风轻,我始终无畏,愿你快乐。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