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你若不伤 岁月无恙
第七十章:你若不伤 岁月无恙

很多事情,你知道需要放下;但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机会来得及好好道别。

知道了真相,在失去了之后即使想要弥补,却也只能是做着安慰自己的事情,打着补偿的幌子。

邓明晨带着我和简濠来到简月墓前,我看着墓碑黑白的照片,放下手里的花,很想要跟她聊聊。

“好久不见!怎么样,我是不是变得你都认不出来了。”明明知道不会有回应,可是在我心里已经帮她想到了好多答案。

要是她看到我,肯定会说我变得有多好看,或者是说我一点都没变让我别骄傲。

以前的她多傲娇啊,别人的女神,我们的女神经,总是和安夏斗嘴,总是在别人欺压我的时候保护我。

“你记不记得,以前,你总和安夏打闹,说她胖,数不尽的嫌弃,她临走前,说会减肥的,那现在你们两个在一起吗?她有没有说大话骗你啊,有没有瘦下来,你们在一起有没有很开心……可是,独留我在人间思念着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很想你们,感觉到了吗?”

我倾诉着思念,想告诉她,我想回到过去,我们一起吃着糖炒栗子和烤红薯,捧着热乎乎的奶茶,带着刚出炉的蛋挞,跑向喜欢的人,那可真是太甜了。

到最后一刻,我却错怪了她,谁也没想到,她以这样的方式终结了自己的生命,不等我给她道歉,不等我找到简濠和她相认,她和安夏一样,在花一样的年纪,选择了永远沉睡下去。

是我不该,最初应该带她离开,这一刻我才明白,我真的很自私,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只会一味地责怪别人,当自己遇到问题却只会逃避。

这段时间,我总是在内疚着对简月的冷漠,让她独自承受着痛苦,面对着邓明晨爸爸的欺凌,若那时候我还在她身边,定会像她保护我一样站出来,可是一切都太晚,这些内疚感和自责把我折磨得体无完肤。

“小月,爸爸来看你了,很失望吧,那个让你引以为傲的父亲变成这副模样……对了,妈妈留给你的戒指,爸爸一直好好保管着,多亏了余邯,要不是她,我都不知道将会活成什么模样。”

简濠可能认为是自己的无能,造成这些局面,如果他守着她们母女,就不会失去,至少简月不会孤独而立,现在连赎罪的机会也没有,他低着头,无颜面对曾经如此信任他的女儿。

他蹲下,将墓前的鲜花和食物整齐摆置,又拿出手帕,不停的擦拭着墓碑上的灰尘,不一会,他身体微颤,停下手来抹去眼角的余泪,不再掩饰自己,不断轻抚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看她笑得那么清新灿烂,简濠忍不住崩溃大哭起来,也许是思念到了极致,也许是悲伤到了极点,或者是自责把他折磨得不堪重负。

爱你的人如果没有按你所希望的方式来爱你,那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全心全意地爱你。

最终我还是带着林灵主回到了我的公寓,康欣把这里照看得很好,什么都没有变,唯一变的,是那份最初最真挚的感觉,再也回不去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杂志,康欣在洗着水果,林灵主洋溢的爬在我的大腿上,手里还拿着我的小白鼠,自她来了,我的小白鼠就在她手上很少放下,在加拿大不被允许养宠物,来到这里,见到小白鼠就爱不释手。

“小鱼儿,我有些想念烨哥哥和廖梵姐姐还有舅舅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林灵主爬在我的身上,手里逗着小白鼠。

“想他们就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或许他们也想我们了。”我抚着她的秀发回应着。

她坐直了身子,眼里放光的看着我:“这个时候他们会不会很忙?”

她的期待就是,我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坚定我的答案。

“我不知道,打个电话就知道了,不管忙不忙,你的电话他们也很期待接到吧。”

“那我去房间拿手机,我要视频!”她兴奋的翻起身,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脱拖鞋朝着房间的方向跑去。

跑到房间拿到手机,朝我走来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她停住脚步,转变了方向:“咦?有人来了,我去开门。”

“请问你找谁呀!”林灵主打开门提问着陌生人。

“请问余邯在家吗?”

听到有人提起我,我放下手里的书,应了一句:“我在。”

刚好切了水果出来的康欣快速把水果放桌上,走到门口,将林灵主拉了进来:“不好意思,余邯不在,请回吧!”

她说着就要将门关上,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赶走他人,门外的人还在挣扎:“康欣你别这样,我有事要找余邯。”

见状我急忙穿上拖鞋走到门口,没想到来见我的人却是她。

还是没变,还是一副弱不禁风温柔可人的样子,可她身体似乎变得有些发胖,却也影响不了激发直男的保护欲。

时间好像被困住了,临近授衣时节不见秋叶飘落,桂花逸香,隐隐约约似有虫鸣声,不属于夏,不属于秋,不知来自街边哪棵老槐树 唯一能告诉我秋来了的是那一筐橙黄橘绿,唯一能告诉我夏走了的是向远方奔去的你。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