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看得到繁华 却摸不到回忆
第六十九章:看得到繁华 却摸不到回忆

有一天,在暮霭中,我们走过,在雨后, 沿着公园的围墙,那儿美丽的树木在做梦…… 

在车上我压抑着心情,在想着见到邓明晨应该什么样的态度,是难过的对他拳打脚踢,还是失望的不言不语。

他打来的电话,知道我回来想要见我,给我一个地址,我正赶着过去,我也想见他,看他给我的是什么样的解释。

我承认,简月的死我也有责任,答应阿姨会照顾好她,却没有做到而是把她交给邓明晨自己离开,可是不到迫不得已,我又怎么会一走了之。

到了目的地,我下了车,远远的看着他就站在门口,他穿着标志性的西装打着领带皮鞋,衣着得体,嘴巴还留了胡渣,多了几分成熟,没有当初认识他那份稚嫩,他看见我后对着我微笑着。

随后,他带我进入到餐厅的后花园,这是他从他父亲手里接过的餐厅,被他经营得熠熠生辉。

走到亭子里,他还是习惯性的拿出纸巾垫在凳子上才请我坐下。

“你还是那么在乎细节,那么爱干净。”我夸奖着他的举动。

“维持很久了,习惯了,我看你倒是变了许多,当了明星就是不一样,被那个大老板打造得有模有样。”他谦虚的笑了笑。

“别挖苦我了,不如你活得自在呀,现在你也算是人生赢家了吧。”

他突然沉默了,变得忧郁起来,仰着头看着蓝色的天空:“我不自在……没有简月的人生怎么能算是赢家。”

他提到了简月,我没有再继续说话,我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你离开后,简月过得并不好,没有我的时候,她孤身一人,还一直活在自责里,她告诉我,伯母的死,不是她造成的,她最后一次见到伯母,心电图机上就已经是一条直线,她拿下呼吸罩,拼命的给伯母做人工呼吸,可是医生都救不回来的人,她又怎么能救呢,简月临死前,在她手里握着这张照片。”

怪不得,我看见的是她手里拿着呼吸罩,是我错怪了她,这一刻,我好想她。

他从兜里掏出照片递在我的手里,那是我们和安夏的合照,照片里,我们都笑得灿烂夺目,那时候的她们,是真的没有什么烦恼,尤其是她,总是护着我,回想着,我终于忍不住了,亮晶晶的泪珠在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胸膛上、照片上。

“那天,她手腕的血流满了照片,浸湿了床单,她就躺在那,一动不动,头发被眼泪黏在了脸上,泪湿枕头一大片,把她送到医院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说着,他眼眶里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浪,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我仰着头,看着他质疑着:“我不得已把她交给了你,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

“那天当我爸知道她家里事之后,便不让我和她有来往,他把我锁在房间,好几次我逃了出去,最后都被带回来,之后都被严加看管,他没收了我的手机,我没办法联系她,我好想告诉她,让她安心等我,可是我没办法,后来,我爸答应和林家联姻,林家千金来看过我,她知道了我的事,我们本就没有感情,各有所爱,我就求她帮了我,借了手机给简月打电话,订婚之前,我让她去给简月传过话,让她相信我,我逃出去就一定带她离开这里,可是我不知道,当她传过话之后,我父亲又亲自去找过她,说了很多绝情的话,让她以为我和别人结婚已成定局,想让她死心,没想到,我假意向我父亲妥协答应联姻,等待订婚那两天,我的心在煎熬,我好怕简月会以为我放弃她了……好不容易等到订婚那天,我丢下林家千金逃了出来,害她在订婚宴上蒙了羞,可是,我的简月就在那天,我见到她的前一秒,离开了,她割破了手腕,躺在血泊里,鲜红色的血里我看到那张照片,我想,那一刻她一定很想你们,而我永远的失去她了。”

他试图用手掩盖他的痛苦,他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他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

“后来,我因为这件事和我爸产生了隔阂,我颓废了很久,终日沉迷酒吧无法自拔,每天过得行尸走肉,因为我觉得,只有在那里,喝醉了以后我才能让自己有一点点心安,小脑麻痹了我才敢跟自己说,简月没有生我的气,她没有怪我,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这样,可是最后,我爸病了,我妈和我的两个哥哥都在劝我,告诉我他有多愧疚,多自责,我又在想,他害死了简月废了我,有什么好自责,没了我还有两个哥哥啊,他不顾一切的阻止我们在一起,到底是为什么,可是我累了,我不想再跟他去争论这些没用的事情了,他去世之前,我听了他的话,服从他所有安排,活成了现在的样子。”

一连串泪水从他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我不再想克制自己,开始时呜咽不停,接着泪如雨下,最后泣不成声……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