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来了
第六十四章 我来了

既然蠢女人知道找人通风报信,肯定会拖着时间,慕临寒隐隐放着心,可是手指偶尔的颤抖透露出他心底依然不安。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他心里偶尔冒出丝丝钻心的疼痛。

而此时,夏宁惜此时也仿佛感应了似的,皱起了眉头,只是手被绑着,她只能缩着身体。

“啧啧,夏大小姐,怎么了,求饶啊?”

女人手使劲儿,夏宁惜的衣服已经隐隐褪去,刻意的被露出了上肩,夏宁惜怒瞪,却无可奈何。有人已经忍不住,喉咙里咽下去一大口唾沫,“咕咚”一声却没人觉得尴尬。

“妈的,这女人,长的可真好看哩."

粉红比基尼女人娇媚一笑,望着男人已经急不可耐猴子一般的双眼,"哎呀这位少爷可先别急,我待会儿有的是办法,让她巴巴的求着伺候你!"

男人一笑,点着粉红女郎的鼻子,手不忘往女人比基尼处扫了一把,笑容颇为猥琐,"好好好,听你的!"

既然玩了,就好好玩....

女人拿起地上的一根蜡烛,打火机发出的光一-闪一闪映照着夏宁惜的脸,越加的明艳美貌,男人看的是手上青筋爆出,一脸意味不明。

“你们,想不想听?”粉红女郎笑的魅惑,手一倾一扬,隐隐靠近着夏宁惜。

一群富二代,居然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握在手掌里她问什么答什么,"想!"

蜡..啊,可慎刺激!

夏宁惜眼睛里- -片烛光颜色,她沙哑着声音,“别过来!我告诉你.... .我不会放过你的,慕临寒不会放过你的,不要过来,啊!"

她愈加的叫喊,愈加的害怕,,一群醉鬼愈加的叫嚣!

“对,叫!待会也这么叫,才过瘾..

这哪是什么豪门纨绔,是一群混混流氓,连基本的人性都已经丧失。

"慕临寒,认识吗?”

女人一脸倔强,这是最后的王牌,最后的赌注一般。

那女人明显一-愣慕少...谁不认识?"夏宁惜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我是慕临寒的妻子,你现在尽情的折磨我吧,会有人替我报仇的!"夏宁惜说的狠厉,可是却换来女人的嗤笑。

“慕少?就你?哈哈哈哈哈,就你这老土模样不知道才从哪个男人的床爬下来呢,,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还想当慕少的妻子?我还是慕少他妈呢!”

粉红女郎一笑,她弄得那个药可是进口的良心药,这一晚上是都别想消停了!

“夏宁惜,夏家的大小姐,我看今天晚上,你还是好好享受吧,做什么春秋大梦?”

林宇轩此时已经隐隐有了完结一场的趋势,闷哼一声,释放了自己。 将女人往地下一扔,站了起来,走到夏宁惜跟前。

肩上颜色,更加刺激的他的神经,林宇轩光着身子,将夏宁惜的脸抬了起来“啧啧,看看这小脸,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么勾人呢?”

夏宁惜死死的偏着头,恨不得将下颚处那只手死死的咬住,咬它个一层皮上来,她不看 旁边光膀子的男人,深深呼吸着,内心里的那股子渴望时而一波一波的来,此时男人的气味... .. 她心里明白着那是谁,有多恶心,可是依旧忍不了。

忍不了,想靠近。

粉红女郎看这状态,将蜡烛拿着,靠近。

“啊!疼!"夏宁惜红了眼睛,太疼了!她头上冒出了汗,肌肤上钻心的疼痛传来,是那个女人将蜡滴在了她脖下,一滴..两滴,顺着肩,红色的蜡。

这一幕,看的多少人血脉喷张!恨不得将那层衣服再往.....看到真正的风景。

夏宁惜死死忍住眼睛里的晶莹,仰着头,看来,慕临寒是不会来了.. .她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从来没有!

夏宁惜心一-横死死的咬住舌头。

“姐妹们,给我把她解开,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给我好好调教调教!”

夏宁惜被解放了,匍匐在地上,身体几乎虚脱,可是她依然死死的抓着自己的领口处,不漏一点风光出来,疼,太疼了

林宇轩走过来,夏宁惜一抬头就是看到他

“呕!"恶心!

“恶心是吗?一会就想了!”男人一把抓住夏宁惜的头,使劲儿的扯了过来。

粉红女郎笑着,对着那些摄像头的女人眨着眼,女人点头示意,拿着摄像头猛拍。

夏宁惜忍住疼,力气依旧大,她一~把反抓住男人的手,差点没将自己头皮扯掉,一口上去,男人手指处血淋淋的,手指差点没断。

"臭婊子!”

林宇轩狠狠的一-甩,夏宁惜头被摔到桌角处,额头处鲜血淋漓,已经分不清是人泼的狗血还是她自己的血液。

林宇轩似乎还不解气,拿起之前早就解下的皮带,狠狠的一抽,一下又一下“你敢咬我?我叫你咬我!老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让你咬我!”

夏宁惜没法反抗,满地打滚,身上一条-条的红印子。

“林宇轩,我发誓,要是让我活着,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女人嗜血的眼睛,仿佛带着慕临寒的灵魂一般,煞人魂魄!

“林少,别气别气!你看.... .这样打是不是不过瘾?”

粉红女郎给旁边的女人使着眼色,"穿的太多了,这样子,了打得不够过瘾啊……!”

女人娇笑着,夏宁惜已经摊在了地上,除了绝望再也没有什么别的感受了。慕临寒,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来?心口处....疼到喘不过气气来。

几个女人一起上前,手上拿着工具,但凡女人有一丝反抗.

“还不快去做"林宇轩狠狠的命令道。

女人们齐齐蹲下来,一起扯着夏宁惜的衣服,裤子.

突然"碰”!门被突然撞了开。

众人回头,皆目瞪口呆,一个黑衣男人,如同阎罗殿走出来的修罗一般,看到房间里的一-切,还有那个奄奄一息 的女人,眼睛里瞬间弥漫寒霜

这,这不是?但凡有点身价资本的,都认了出来,这不是慕临寒,那个女人的魔吗?

众人倒吸一口气,不只是门口出现的男人,还有那扇门,已经隐隐有邯塌的趋势.....果然,没几秒,门轰的一声,倒 了下来。

“慕.…是慕少!”

“对对对就是他就是他!慕少怎么来了?”

慕临寒直接走了进去,到女人身边,蹲了下来。

夏宁惜隐隐约约眯着眼睛,看见是那张熟悉的脸,呵呵的笑着," 慕临寒你速度怎么这么慢?嘶~”

“我快被人欺负死了...眼泪才仿佛决了堤一般,夏宁惜紧紧拉着慕临寒的衣襟。

“嗯,别怕,我来了。”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