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这明明是个妖精
第三十一章这明明是个妖精

“我可以做你名义上的妻子。但是……”

夏宁惜憋着一口气,这次,是真的把自己交给一个恶魔了。“不领证,不同居。”

在慕临寒一脸戾气,“你在玩我”的表情下,夏宁惜小心翼翼着,诺诺的开口,“不过你放心,你随叫,我随到。”

“不领证?不同居?”

感情前几次这女人问他要的是妻子还是情人都是在逗他玩?!慕临寒深吸了口气,莫名有些压抑,但面色依然正常。

“夏小姐的意思是,好好的慕夫人不做,却要当一个地下情人?”

女人脸颊迅速的苍白,“反正……反正也只是各取所需,何必计较那么多。”

夏宁惜咬着嘴角,眼色里充斥着耻辱,这种将自己当做交易品被侮辱的感觉真不好受。

“慕临寒,我承认,在整个a市,你就是神,你权势滔天,强大到无所畏惧,你一个不开心吼一声,整个a市都得不太平,”之前怼了这男人这么多次,突然得使劲儿的夸,真不习惯!夏宁惜梗了一瞬,定定的望着男人。她从床上坐起来,男人的衬衣领口太大她无奈只能死死的捏着被子。

慕临寒坐在卧室一旁的贵妃椅上,手指不停的敲打着,这几句话本没什么独特,可是从这个女人嘴里说出来,他很是受用,他沉默着,示意女人继续。

“你这么强大,所以我跑,是跑不掉了,除非你放过我。到时候就算你腻了,你还是那个a市最抢手的黄金男人,金龟婿,钻石王老五,而我……”

顿了,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吸了一口气,夏宁惜继续着,“而我,在别人眼里的标签,就只会是勾引霸总,上位不成被抛弃的下堂妇。我的黑料已经够多了!我虽然名声在外,可是,我在乎。”

“慕先生,我不想这么冤!”

“你可以讨好我。”

蓦的,男人突然吐出一句,让人抓不着头脑。

“讨好?”夏宁惜却是明白过来了,“讨好你让你不要和我离婚?不要抛弃我?慕先生开玩笑呢吧!婚姻里没有谁该讨好谁……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夏宁惜突然有些哀戚,

“外面花花世界,姹紫嫣红,整片森林呢,想必慕先生应该……”

“夏小姐当真觉得自己魅力如此大?如你刚才所说,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我凭什么非选择你不可?”慕临寒躺了下去,一派悠然自得,“情人和老婆,可是不一样的。”

老婆,只有一个。尽管他找情人的可能性为零。

夏宁惜沉默,是啊,他为什么非选她?!其实她心里是明白的,这样的男人勾勾手指,便有一大堆女人抢着爬上他的床。

“既然这样……”

这就退缩了?慕临寒淡淡嘲讽。

“夏小姐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和你谈交易?”在女人凝眉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懵的神情下,慕临寒继续说,“你对我没兴趣?”

没兴趣?!她什么时候说过?虽然她的确暂时对他没兴趣……“所以,我对你没兴趣你就要娶我?”什么逻辑?

“真想看看夏小姐失态到发疯是什么样子。”

男人恶趣味的笑了。

夏宁惜一脸懵,神经病吧?!难道这就是沉浸在万千女人迷恋当中的慕临寒,某一天遇到一个女人,然后这个女人说对他没兴趣,“女人,你敢对我没兴趣?我就知道你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女人,就要你了!”

咦惹~夏宁惜脸都抖了起来,然后一脸嫌弃的看着男人。

男人压根不知道夏宁惜的内心戏多编排他,起了身,“既然夏小姐有当地下情人的嗜好,”勾唇,“随意。”

“等下,那我是想做什么你都会护着我的?”

她不放心!抱大腿万一这大腿一弯不认账她得找谁哭?!至于地下情人?没事没事,把他慕临寒也当做自个儿的地下情人,这样想不是好受多了吗?!忍着内心的耻辱,夏宁惜咧了咧嘴角。

“夏小姐卖自己卖的这么干脆,慕某还能说什么?!”不过,腻不腻是他说了算,到时候,他慕临寒的女人,他看谁有胆子敢勾搭!

嘴毒,心黑!夏宁惜忍着泪意,狠狠吐槽。反正很快,很快的。

她只是要把她该拿的东西都拿回来,然后让这个男人尽早的厌倦她……很快的。

对着男人出门的背影,她将背下的枕头狠狠的扔了出去。

谁知慕临寒突然回头——

“它……它……”夏宁惜望着天花板,“它怎么突然飞了?!”

慕临寒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地上的枕头,还有女人一脸无辜,“与我无关”的表情,嗤笑一声,想打他?!真有脾气!非得好好磨吗?!

“今天,是你那个极品未婚夫结婚的日子,你确定你还要赖在床上?”

邪气一笑,留下“碰”的一生经久萦绕于耳边,夏宁惜咽了咽口水,这是吓得,动不动就摔门,什么破习惯!

片刻才反应过来……婚礼啊!夏宁惜咧嘴一笑,她喜欢,只是,得怎么玩?!

她说过,一定得给那两个贱人难忘的婚礼的,眸中狠意一闪而逝。赵玲,给她下药,夏云柔,让她白白断送求学生涯……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至于她该拿回来的,她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床上的大红色裙子格外引人注目,夏宁惜眉一凛,才想起来这是那个男人甩给她的,她弓着身子,往门外瞅了瞅。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整只手伸了过去,颤颤巍巍,小心翼翼。

楼下。

“总裁,那位G国大人已经催了三次了……”

“让他等着。”慕临寒不紧不慢。

楼上突然传来声响,慕临寒猛的转头。

楼梯处,女人倚在墙上,一只手肘子随意的撑在墙上,手章拉着自己的脖子,悠闲而随意,一席镂空镶钻大红裙却显得女人极致的妖娆妩媚。

慕临寒呼吸一窒,目光里明显的带着惊艳,明明女人依然是那个女人,依然素颜,可他却觉得换了一张脸似的。

这明明是个妖精。

勾魂,夺魄。

慕临寒悄无声息的移动着脚步,姜易小同学眨了眨眼,他不是看美人来着?!什么时候面前多了一睹肉墙?!

“你看什么看?”慕临寒咬牙切齿,“你干的好事!”

姜易一脸茫然,他又干啥了?!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