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难不成,您还是夏总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第二十二章难不成,您还是夏总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前台小姐撩了撩头发,厌恶的退了两步,捂了捂嘴,小声的说着,“啧啧,一身的穷酸味还想当夏家的女儿!不要脸!!”

她瞪了两眼夏宁惜,又继续拿起手机玩,忽而又开口,“这年头,真是人穷疯了什么事都能干出来!……难不成,您还是夏总流落在外的私生女?”

夏宁惜平静的听完,很平静。

“说完了?”没等女人反应过来,夏宁惜拿起前台专门放的水直接泼了上去。

“嘴这么臭,好好洗洗。”

别人说什么都可以,唯独私生女不行!她不是私生女,她妈妈才是真真正正的原配,真正的小三是赵玲!赵玲的女儿才是私生女!

“啊!”女人愣住两秒,直接尖叫了起来!

“小贱蹄子,你敢泼我?!我打死你!”

“住手!”

电梯门口突然出现的声音,夏宁惜和女人同时望了过去。这一望,夏宁惜真正见识了什么叫传奇的变脸!

“张……张少,哎呀,您下来了!”女人瞬间歇了气,咧开了大红色嘴唇,急急的靠了上去!

夏宁惜打了个颤儿,不只是女人发嗲到让人骨头都酥麻的声音,还有……不是她外貌协会,也不是她人身攻击了,只是对面那个男人,肥头大耳,顶着个肥胖的啤酒肚,这得不眠不休吃多少猪肉才能长这样?!两只小眼睛快被脸上的脂肪挤到了一块。脖子上挂着的大黄金项链是差点没闪瞎她!

只是这男人没有理会前台小姐的热情,直直的走向夏宁惜。

“哎呀呀,夏宁惜小姐?!几年不见,越来越标志了!”

“你认识我?”夏宁惜可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位……额。

“我肯定认识你啊,赵玲儿,你知道嘛!上次她还说安排我们……唉,可是又说你突然有事来不了,害得我那晚,好生寂寞!”

肥头大耳突然伸出手,直直的对着夏宁惜的脸蛋,“哎呀这脸蛋怎么伤了?!哥哥我好心疼!”

夏宁惜退后一步,脸一偏,“你做什么?自重!”

夏宁惜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这就是赵玲打算把她卖了,出三百万想要侮辱她的男人!虽然不是个老男人,不过……一看就是个变态!哼,夏宁惜眯着眼!

一丘之貉!

“自什么重?!夏小姐,自从我在一次晚会上看到了你,我就喜欢你,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女人……”男人眼珠子一转,“而且你放心,我们家是挖煤的,多的是钱!之前的三百万就当送给你们了,聘礼!聘礼!你只要跟了我……”男人一拍手,全身的肥肉都跟着抖了抖。

那一脸的笑意,夏宁惜无端从心底冒出了几分寒气,怎么感觉这么猥琐?!

前台小姐已经蒙了……她……这个一身穷酸味的女人,真的是夏家的小姐?!还成功搭上了张少?!

这个张少虽然外界名声不行,但是……有钱啊!家里那钱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

“什么三百万,我不知道,你给谁的就找谁去。”夏宁惜不打算搭理他们了,再耽搁下去,怕是什么事儿都办不成。她越过肥头大耳和前台小姐,直接往楼上走去。

“等等,夏小姐夏小姐,”

肥头大耳全身肉虽然多,可是拉女人的速度倒是快捷,还好夏宁惜机智,侧身便躲过。“哪能你亲自跑上去,我让夏明那死老头子来见你!”

说完便掏出电话,果然不出三分钟,夏明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只是看见夏宁惜,眼神一滞。

“这个逆女!”

“张少,是不是这个逆女……得罪您了?”夏明点头哈腰的,一脸的陪笑,这个张少可是大金主啊得罪不起的!

“没有,我很喜欢夏小姐,”肥头大耳对着夏明,一脸的趾高气昂,转眼间看向夏宁惜又笑眯眯着,夏明这老狐狸要是还看不出什么来,那他几十年的饭也是白吃了。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宁惜啊,那你陪着张少再逛逛公司?”

夏明投去一个威胁的眼神,夏宁惜冷笑,原来心早就寒了,所以没什么感觉了。

“逛逛啊?”夏宁惜勾唇,看向肥头大耳,后者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可以,我得先收拾一个人。”

夏宁惜将眼神投向早就埋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前台小姐,之前泼了她一杯水,她发丝凌乱,脸上劣质的化妆品早就顺着脸颊弄得乱七八糟。

可是,她夏宁惜不是圣母,得罪她的,她一个都不放过!所有人!她眼神一狠,前台小姐莫名的寒意渐生。

“夏总,”夏宁惜开口,“我是私生女吗?我是要饭的?我是……”

没说一个字,夏明便抖一下,因为肥头大耳正死死的盯着他!

“惜惜,她竟然这么说你?!”

谁也没想到肥头大耳突然出手,脚动的飞快,往女人的腿上踹了一脚,女人瞬间跪倒在地上,他还想出脚,却被夏宁惜制止了。

“啊,小姐,夏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两眼不识金镶玉,我错了,夏小姐……”

夏宁惜上前一步,蹲下,看着女人的狼狈,眼里还有残余的恨意,这样的女人,想必在生活中,没有什么好人品,但是她是拒绝暴力的。

“你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夏宁惜想说的是,她居然会觉得夏云柔善良温柔?漂亮有礼?眼珠子被狗吃了,那就是个蛇蝎!

可是女人却以为她在炫耀。女人也不服气了,把头转向夏明。

“老板,我……”

“马上走人!”夏明狠声到,两双眼睛都在盯着他,特别是张……这个死胖子!

“老板!您昨晚还说要给我升职……”

“啪!”巴掌来的实在措手不及,夏明一脸冷血,“还不走?!”

昨晚?!夏宁惜反应过来,实在心塞,也恶心!妈妈,这就是你当初选择的男人?!这就是我夏宁惜小时候崇拜的气度非凡的爸爸?!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夏明有些心抖,差点就把这些破事抖出来了,他是偷腥偷惯了,要面子也要惯了。

女人挨了一巴掌,捂住脸颊却是一脸震惊!

这个男人……昨晚在床上说的多好听,还说要把她提上来当正夫人,转眼间就这么无情……她还在做着当富太太的梦,就这么破碎了?!

继而一脸仇恨的看向夏宁惜,都是这个小贱蹄子!

“哼,不过就是个空壳子公司了,走就走!不稀罕!”

“空壳子?”夏宁惜心咯噔一下,看着夏明,后者一脸心虚。

“夏总,我们谈谈。”

夏明碎然心底暗恨这个不识抬举的,却也无奈跟了上去。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