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自己洗
第8章 你自己洗

沐韵惜立马转身准备逃走,奈何速度也没席北冥快,他一伸手便又把她抱回来。

“沐韵惜,你忘记你的职务是什么了?”

洗洗洗澡,她也要陪吗?

“你自己洗啊啊啊啊啊。”

沐韵惜拼命的挣扎,就是不想服侍他洗澡。

席北冥真是懒得跟她废话了,揪住她的衣领提到自己面前,抓着她的手解开自己身上的浴袍。

沐韵惜一步步被控制强迫着做,她只能闭眼不敢睁开,这个混蛋,她在心里默默诅咒他。

这个混蛋,大清早的洗什么澡。

“游泳完我习惯洗澡。”似是看出她的心思,席北冥悠悠道。抓着她的手脱掉了自己的浴袍,一下子,光裸的身子出现在空气中。

沐韵惜悄悄睁开了一点又吓得赶紧闭上,手僵硬的还被他抓住。

静静的,空气中只有水滴落的声音,静到沐韵惜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慢慢的睁开眼睛。

然而还没来得及看便迎头压下一片黑影,薄唇覆上一抹冰冷。

沐韵惜完全愣住了。

席北冥俯身薄唇贴住她的唇,待她发愣之时把她拽入怀中加深这个吻。

沐韵惜想反抗奈何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腰,动弹不得。

浴室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热。

“滴滴……”

浴室墙壁上有一个东西突然响了两下,声音在浴室内无比的清楚。

席北冥继续吻住她不放,手却放回她的腰上,抱着她一个回转,把她壁咚在墙手臂霸道的圈住她。另一只手抬起来按了一个开关。

“冥少,习焰有事跟您汇报。”

似是通话机,里面出来习焰毕恭毕敬的声音。

感觉到席北冥的手放松了,沐韵惜一把推开席北冥,手厌恶的擦自己的嘴巴。

“混蛋。”看着席北冥沐韵惜骂道。

席北冥好笑的低头看着她气呼呼的小俏脸,猛地凑近,在沐韵惜慌乱的闭上眼的时候贴近她的耳朵轻轻道:“你是真想跟我洗?”

声音富有磁性。

沐韵惜耳朵红的快滴血,不敢直视席北冥,猛地推开他就往门外跑,似是有什么猛兽在追赶她,再停留一秒她就要被吃光光。

在她跑出去后,席北冥眼底划过笑意,反手关门,开始洗澡。

沐韵惜跑出浴室,觉得这个卧室也不安全,万一席北冥这个混蛋又跑出来占她便宜。

“混蛋,混蛋混蛋。”沐韵惜一边猛擦自己的嘴巴一边骂咧咧,这个男人竟然强吻她,猛的想起那晚他们……

啊啊啊啊啊,沐韵惜你不能再想了,这个男人就是个混蛋。

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沐韵惜正准备走开,抬头猛然发现,

呃……

这一排站在那身穿统一西装的保镖怎么回事,感觉像什么大组织要出门干事一样。

沐韵惜愣了愣,想到肯定是席北冥那混蛋的手下,想到席北冥她又是一肚子气,就连他身边的人也看不顺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凶了一句,沐韵惜便气呼呼的离开。

留下一排丝毫不为之所动的保镖。现在排头的习焰无辜的摸摸鼻子。

他们好像,也没在看沐小姐啊,无辜躺枪。

为了不撞上席北冥,让自己尴尬,沐韵惜特意在花园里转了好几圈,掐好时间想着席北冥应该出去了,便悠悠的走回别墅。

到了别墅门,沐韵惜还不太敢进去,万一她正好碰上席北冥下楼怎么办,想着她便靠在门边,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小脑袋偷瞄里面的情形。

“沐小姐。”

倒是在别墅里给佣人安排任务的陈嫂一扭头便瞧见了她,立马笑意满满的唤道。

“咳咳,呵呵……”沐韵惜尴尬的走出来。

好尴尬,唔,她不就是想看下席北冥还在不在。

“少爷刚刚出去了,应该是用什么急事走的很匆忙。”看出她心中所想,陈嫂了然道。

“没事,他出去也不关我事。”说着沐韵惜便笑着想回房间。但一想到,她好像,不是来做客的,她是来伺候席北冥的,那是不是就算是这里的佣人呢。

存着这个心思,沐韵惜尴尬的伸手滑了滑自己的脸颊,走到陈嫂身边不好意思问道。

“陈嫂,你看看,需要安排我做什么。”

“不用不用,沐小姐平常就伺候少爷就行了,其他都不用做。”

看样子少爷对这个沐小姐很上心的。怎么可能让沐小姐来做事嘛。

“那,可不可以给我换一个房间呢?”沐韵惜满怀希翼的看着陈嫂,露出可爱乖巧的笑容。

陈嫂面露为难,看着沐韵惜说道:“沐小姐的房间是少爷一开始就安排好的,这个我是换不了的,还是沐小姐跟少爷自己说吧。”

沐韵惜眼神无彩,弱弱的应了一声喔便慢吞吞的上楼。

真是寄人篱下,唉。

一天沐韵惜都没有什么心情,本来她还担心席北冥回来又来占她便宜,后来发现席北冥自从早上出去后就没再回来,看陈嫂也是没有说席北冥要回来。

她舒舒服服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沐韵惜吃过早餐,照样无聊的在花园里散步。

席北冥说会帮她拿回沐氏的,像他那样厉害的人,她根本不用去管具体的方式是什么,而且席北冥也说她只要等结果就好。

可是21岁的她现在还是在校大三学生,也不能整天待着不去学校嘛。

看到陈嫂在前方浇花,沐韵惜加快脚步走过去。

“陈嫂,我总是待在这里快闷死了,我可以出去吗。”

“当然可以啊,沐小姐要出去吗,我这就去叫司机准备车。”

“等下,我自己出去就好了不用安排司机。”

她可不想出个门还要人跟着,像监视一样。

“沐小姐,这里附近是没有出租车的,这里挺偏僻而且很少有人敢过来的,如果你要出去……”

“那行吧,你去安排吧。”沐韵惜无奈道,席北冥这个天杀的,住的地方也很奇葩,出去还得专门车送才行。

半个小时后,到了繁华的地段沐韵惜便打发司机回去了,自己一个人慢慢的在街上晃。

一件轻粉色连衣裙,外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长发披肩,她漫无目的的走着,大大的眼睛无聊的打量着周围。

这里一看就是挺繁华的,都是高楼大夏,经过的都是西装革履步伐急切的上班者。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