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谁会舍得把深爱之人拱手让人
第四十三章:谁会舍得把深爱之人拱手让人

你要宠着我,惯着我的小性子,懂我的欲言又止,照顾好我这个小朋友。

我走过的路有泥泞,有平坦,有快乐有悲伤,我看过的风景有高山大海,有废墟丛林,我见过很多人,唯独最钟意你。

马上迎来校六十周年庆,校方邀请了当地记者为校宣传,想让周年庆成为最有关注点的活动,所以这次校庆将被举办得掷地有声。

除了校生的文艺表演,校方还邀请了校外各出名舞蹈演员演出,包括名声在外的小钢琴家顾北宸。

除此之外,校外生同样可以报名参加,以比赛的名利招来了各校学生来参赛。

学校利用这个假期让参赛者做足了表演,功课,我和欧瑾轩因为班级荣誉被选入文艺表演列表,我已无太多精力去计较欧瑾轩和上官苒的事。

参选名单上官苒在内,我和她,也许还是要因为欧瑾轩在这次比赛一见高低。

我伏在康欣腿上纠结着校庆比赛上该做什么表演比较好。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可以和欧瑾轩来一段钢琴合奏,听说小钢琴家顾北宸也会出席?”

花痴的康欣在八卦着这位在我印象中从未谋面的小钢琴家。

“顾北宸?”

她一脸的不屑:“你不会不知道吧!顾北宸是奥地利红遍半片天的小钢琴家,人称钢琴王子,和你一样热爱钢琴,不过你是业余人家是专业的。”

“我没听说过,更不会去关注与我无关乎紧要的人,我只想,在这次校庆比赛中不会输得太惨。”

“哎呀宝贝你先听我说,这个顾北宸可没那么简单,人家可是典型的高富帅,星二代,从小被培养才艺于一身,外貌就更没得说了,还是个混血儿,听说他妈妈是日本的当红花旦千叶丽子,他爸爸是中国高级别的戏曲家,他小小年纪考上了维也纳乐学院,那可不是一般人那样考几个来回就能上的学校,他十二岁就能一次考上,由此可得,这可不是一般人,还有还有,和我们一样的年龄就有小钢琴家的名气,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可惜,我们这些小奴婢也就只能抱着顾北宸的海报单相思,要是哪天能得到他的一张签名照该有多好,我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这次陪你去参加比赛,我要得到他的签名照。”

我无奈的看着这位幻想美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这么八卦,花痴,还啰嗦。

“明星家的孩子,走到哪都会有闪亮的光环,如果是平常人家的孩子,能一次考上维也纳音乐学院的也只能是平常人的名气。”

这位所谓的顾北宸,所谓的小钢琴家,我认为不值我提,因为,我和他这种有光环的人,是两个世界的人。

“亲爱的,这会儿我不怕你会输,就怕你会输给上官苒和欧瑾轩。”

她的一句话就像一把利刃,分毫不差刺在我心脏的位置。

“上官苒什么都在跟你抢,更别说是欧瑾轩,你不觉得,这场比赛上官苒还是会把欧瑾轩抢过去当她的舞伴,给你一击。”

“好了好了康欣,周烨和廖梵也要赶来参加这次校庆比赛,不知道他们要准备什么节目,要不我们去找他们商讨一下?”

我只不过是在用转移话题的方式逃避这个现实,话说相信他不会丢下我和上官苒成为合作伙伴,可是最后才知道,别总怪谁,如果我足够好,又怎么可能是那个被丢下的人。

身为上官苒的搭档,冷媛在比赛之前伤到了腿,他被上官苒带走的时候,我笑着说“我没关系,我可以”。

其实并不坚强,但就是天生爱逞强,所以我总是遍体鳞伤。

其实所有的所有归根于我没考虑太多。

他走时的眼神在怪我没有挽留,他认为我不是那么需要他。

他学不来我的洒脱,所以他终究逃不过我给的伤痛。

从来没有人料想过,因为这一场校庆比赛,改变了我的人生。

比赛当天……

我们来到后台,做足了准备等待着上场,天公不作美,因为临时的意外上官苒的搭档换成了欧瑾轩……我原本的搭档。

大家都认为,以以往欧瑾轩和上官苒合作时得到过的荣誉,足以不崩场,所以我只能顾全大局笑着说我没事,推着他和上官苒走向舞台。

原来在我不认识他们以前,他们合作过,得到过各项比赛的荣誉勋章,而这一次,是冷媛失利,成全了上官苒。

我站在后台看得到舞台表演的地方,偷偷的看着他和她跳着曾经夺冠的恰恰,我认输,只输在上官苒如愿以偿的与欧瑾轩再次携手出现在舞台上。

她就没想过要赢给我,只想过怎么让欧瑾轩变成她的搭档。

我的节目是钢琴演奏,原本是和欧瑾轩合奏《明天 你好》,本来要取消这次节目,廖梵和周烨阻止了我。

最后,取消了排在后面周烨和廖梵的演奏,成全了我的《明天 你好》。

走上舞台,迎来了每一场表演都会得到的热烈的掌声,看着台下的观众,那些我爱的她们拼命的对我招手想要得到我的关注简月、康欣、洛东……

而他们似乎没有明白,为什么和欧瑾轩出场的会是上官苒,而和周烨廖梵出场的会是我。

星光闪耀下的那些明星,一个个专重严肃的样子,衬托起了这场比赛的气氛,端庄而严肃,华丽而温馨。

我与周烨并肩,伸指弹奏着钢琴曲的旋律,廖梵在一旁用小提琴给我们伴奏。

闭上眼睛,沉在钢琴曲里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音,时而温文委婉,时而铿锵有力,这个时候,进入幻境里的世界,外界与我无关。

当到了高潮点,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以往的回忆,那些过去,我一个人沉浸在里面怎么也出不来。

黄珊的死和安夏的死都在激励着我,她们早逝仿佛在告诉我,这个世上,要做的不是活着,是活着要做什么。

不知不觉弹奏过去了多久,看了曲谱只到了一半,台下的掌声把我从回忆里活生生的拉回现实。

当我看向台下的时候,只见VIP座一位五官清晰靓丽,微金黄发色的少年从座位上起身鼓掌,紧接着所有观众也随着他的起身做了同样的动作。

我记得,那个穿着白衬衫,黑色七分裤的少年,在掌声雷动的场景里,我无意间看见他笑起来还有一颗俏皮的虎牙,我对着他,做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微笑是我最奢侈的表情,这一生,我只有把它泛滥成灾。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