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小桃花
第三十三章:小桃花

本不闻窗外事的汤印汶听到“蒋岚”两个字像打了鸡血一样失禁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门外的蒋岚。

哈哈,看来他也怕被她缠着啊!

“嗨学长!”蒋岚朝着惊呆的汤印汶调皮的招手问好。

大家都一脸懵逼的看着还没进门的蒋岚和下巴快掉地上的汤印汶。

放学后,我们坐在偌大的食堂餐桌前等待着美味送到嘴边,不过几分钟,欧瑾轩就带着他的大部队端着盘子走向我们。

欧瑾轩将我的最爱呈现在我的眼前,却不放在我的桌上,他诱惑一番后挑眉看着我,我好冤。

“欧瑾轩,你干嘛!”我实在不懂他眼神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想吃吗?”他端着两个盘子俯视着我。

我是真的饿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的饭菜点点头。

“亲我一下就给你。”他不要脸的将脸贴近我。

“欧瑾轩!”

对我来说是耍流氓,对别人来说是秀恩爱。

我当然没有让他如愿以偿,我的好殷茵端着自己的盘子刚好路过看见我们,从欧瑾轩旁边趁他不注意顺手从他手中夺过我的饭菜稳稳妥妥的放在我的面前。

他气急败坏的盯着殷茵,却没办法让她吃点苦果,乔婧偷笑,洛东也一脸无能为力的端着盘子,用另一只手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殷茵,乔婧来这边坐。”简月招呼着殷茵和乔婧。

秀恩爱不成,安夏得意的看着欧瑾轩吃着自己的美味。

大家都坐下后才发现少了汤印汶。

“汤印汶呢?”

林仔熙环视我们一圈后目光锁定我,可以说直接是在问我汤印汶的去向。

“我也不知道。”

我心虚的说出这句话然后低下头吃起了东西。

为什么说心虚呢?因为我亲眼目睹他被蒋岚拖着去熟悉学校环境了,毕竟当时蒋岚是这样说的。

“别管了,他这么大个人还会走丢了不成。”

洛东狼吞虎咽的嚼着食物说着,其实说他帅是没错,但是他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能这样认为。

“洛东你吃东西就不能淑男一点吗?”

“那宝贝你教教我淑男怎么吃饭的。”

殷茵看不下去满嘴油渍的洛东竟然无言以对,又爱又恨。

“别管了,汤印汶指定是和他的小桃花出去吃饭了,人家才懒得理我们呢是啵?”

简月一脸轻松的对大家说着,大家却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小桃花是谁?”

瞧乔婧那犀利的小眼神,看着简月,求知欲这么高。

“乔…乔婧,你别这么盯着我,人家怕怕。”

“快点说,小桃花是谁?汤印汶什么时候惹来的小桃花?”

“乔婧你别逼她了,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之前和汤印汶一个学校,今天也转到我们班级里来了。”

虽然是学霸,但也不是知遍天下事,看她这么无知,我只能屈尊给她解释咯。

“那又怎样,和小桃花有什么关联?”

没有解释清楚,其实,学霸就是除了书就什么都不知道的生物体。

她喝着饮料,扶着眼镜框看着坐她对面的我。

“我的学霸姐姐,小桃花就是那位新同学啊!”

没救了,简月一脸写着‘你是脑残’的答案展示给乔婧。

“她叫蒋岚,虽说是汤印汶在华政学院里的学妹,但是也是追求他的迷妹之一,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为了汤印汶也转来了康缨学院,这下…我们余邯有得忙了。”

没心没肺的安夏边解释边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这和我家余邯有什么关系,怎么就有的忙了?”

我不乐意,没想到欧瑾轩更不乐意。

简月不知道哪来的兴致开始八婆起来:“对了有件事你还不知道的吧!就余邯回华政那一次,我们还遇到她了,更严重的是那女的还扇了余邯一个耳光,那一秒我简直想扒了蒋岚的皮,我恨不得挖了她的心,想把她五马分尸了,我还想……”

“简月!”

“你是说,她打了余邯?”

“……”

明明说好只有彼此知道就好了,这次所有人都知道了。

“简月你没说错吧,那姓蒋的真的打了我们余邯?”

王厦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询问简月想要确认这个事实。

我一直都被欧瑾轩呵护着保护着,他就是我的保护罩,没有人对我动过手,当然,我被打了他们肯定不会就此了结。我没有告诉大家就是害怕会惹起大浪。

欧瑾轩这么霸道,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甘心自己喜欢的东西受到不明损伤。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欧瑾轩这时的脸上已经写上怒不可遏四个字。

“欧瑾轩你冷静一点,我早就没事了,一个耳光而已,谁没有受过。”

“你受过,可那是第一个。”

此时他的眼眶里全是我。

“我绝不允许我的女人受到一个耳光的伤害,新同学…马上就会消失在康缨。”

“不可以!”

我知道他会怎么做,所以想马上制止欧家权大势大,虽然康缨学院是康欣爸爸家的学院,可欧伯父却是最大权的投资方。

“轩,冷静,一个耳光怎么可以就消失这么简单,不应该要从长计议?”

好一个林仔熙居然在一边煽风点火,本来这事可以过去的,我瞪向简月,谁知这货居然一脸无辜相的看着我求原谅。

“这女的胆肥啊,看来是想让咱姐妹帮她搓搓皮了。”

乔婧看着殷茵,两人贼眉鼠眼的样子让我胆战心惊。

“你们别乱来,都别闹了,过去的事就不要摆出来说了好吗,我求求你们赶紧吃饭吧!”

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双手合十的拜托着。

大家是开始不计前嫌的吃了起来,可欧瑾轩还是刚刚怒不可遏的样子,我不知道要使用哪个撒娇式了。

“瑾轩,快点吃饭吧!你说过要带我去见我想见的人的呢!不可以反悔。”

终于,他的脸上松懈了下来,爱怜的看着我,端过我的盘子放在自己面前:“小祖宗,来,我喂你。”

我的手还打着石膏,本来已经没事,多事的他偏偏怕出意外不让拆了石膏,现在的意外就是我行动不方便,什么事他都心甘代劳,只有我不情不愿,因为他只顾着我忘了自己。

我一直都反反复复犹犹豫豫小心翼翼,我怕伤人也怕别人伤我。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