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上官苒
第二十章:上官苒

越长大就越会明白,你需要的不再是疯狂的爱情,而是需要一个不会离开你的人。

你可能遇到很多让你心动的人,却难以遇到一个一直让你心安的人。

回到学校,我们一如既往的过着以前的生活,我越来越喜欢独行,黄珊的离开还是让我在心里面结了一个疤,久久无法愈合,不再会参加任何晚会或聚会。

我和简月安夏一同走在去往图书馆的小道上,等到绿树成荫,是乘凉的好地方,可是现在才入春。

春天会好的,春天的寓意是万物复苏大地回春,象征生机勃勃,还有夏日的约定,我们都会快乐起来的,一切都向希望靠近。

简月安夏总是不安分的打打闹闹,都不知道她们的形象被自己毁成什么样子了。

“安夏你是猪么,简直是不会瘦那层,不就过了个寒假吃了顿年夜饭嘛,你至于胖得那么急吗?”简月总是喜欢没品吐槽安夏,把她激怒了才是她的目的。

可惜人家才不给她机会呢。

“你才知道,我这身材就是少吃不见瘦,多吃一定胖,一年瘦两斤,过节胖十斤,不吃也胖,连喝水都会胖,这不科学,一定是称坏了!”安夏很有哲理的回答道。

此时正在喝水的简月被呛得连咳嗽都喘,我在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是母猪么?看把你神气的,你咋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简月不甘心的还回去。

“我哪敢跟你比,还女神呢,整天和我们在一起跟女神经似的,你咋不下水跟王八嘴对嘴呢?”安夏的回复已经让简月气得火冒三丈,不对,四丈。

“停!你们两个能不能别吵了,一天天的我都要去切肠了。”我已经到了没办法忍受这两只话唠的地步。

“干嘛要切肠?”简月一脸茫然。

“被你们气的啊?”我给了她一个白眼。

“咦?我们家余邯刚刚不是还乐得欢嘛,怎么一下又被气到了?”

不知道欧瑾轩什么时候出现在我们的身后,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

“瑾轩!”我回头看到了他高兴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能让我立刻回头的人对我非常重要。

他缓缓走到我面前牵起我的手对我做出了迷人的招牌笑容。

我们继续走向图书馆,简月安夏依然没那么安分的打闹着。

正在要上那层台阶时,一位女孩突入我眼。

她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姿态,白皙的脸配上她身上穿的白色羽绒服更显病态,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黑宝石镶嵌的眼睛不停眨动着,齐肩短发被风轻轻带动着。

她旁边的冷媛静静地陪在她旁边,她无比自信的看看我又把目光转移向欧瑾轩。

不知情的简月被安夏欺压得直线后退,这一退,她一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女孩身上。

这一退,欧瑾轩紧握着我的手松开了,皱了眉。

“简月,你小心点!”这句话在冷媛的口里吐出不如说是怒斥更为合适。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简月不认识她撞到的人,把她当陌生人礼貌的道着歉。

“没关系。”她一脸笑意的回答简月,她笑起来,与欧瑾轩一样,自带阳光特效,弯成线的眼睛迷得让我们都挪不开眼睛。

她转移目光看着我身旁的欧瑾轩,眼神里的温柔和笑意从未少过半分,而他也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多年未见的她。

她叫上官苒,欧瑾轩的初恋。

欧爸爸欧妈妈跟我提起对她的印象,他们都反对欧瑾轩和上官苒在一起,如果要问为什么,可能要从欧瑾轩十六岁那年说起。

上官家和欧家在市场竞争激烈,上官苒的父亲上官鑫诸多手段曾使欧家一落千丈。

多年后欧总裁联合旧员一步步将上官家打压下去,变成了头鹰,或许是上官家不甘,便安排了上官苒和欧瑾轩在一起,想要利用欧瑾轩年少轻狂的劲与欧家联姻。

当然,我不是这样认为,那是欧妈妈的想法,也许他们真的是互相喜欢呢?

除非两情相悦,否则所有的喜欢都是心酸。

他看到她还是会心动,她受伤他还是会心疼,他看她还是会皱眉。

我是有多不好?掏心掏肺还比不上她一个微笑。

好在,他见到上官苒还是紧紧握住我的手,只是他的力度还是出卖了他,他看她时眼里的光也是,明明还在乎是吗?

上官苒是上官家唯一的千金,欧瑾轩的初恋,他不提,我也知道,冷媛是她的闺蜜,即使他们分手后冷媛依然是上官苒的后盾,只要上官苒还爱着欧瑾轩,她就会帮她,应该是深藏不露的卧底。

我没有提过她,他也没有告诉过我,我知道,他还在意,提起会伤心。

冷媛非善类,她一直在帮上官苒,上官苒出国两年,没想到今年回来就奔欧瑾轩来了。

我不知道他们当初为什么会分手,只知道在她出国前告诉过我,她会回来的。

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所有人都喜欢的样子。

她那句话是在暗示我,她早晚会回到欧瑾轩身边。

冷媛从未支持过我和欧瑾轩,但也从未说过反对的话,她没有针对我,在她看来,我只是弱者,不值得她针对,也不配她动手,也对上官苒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因为她和上官苒一样自信,相信欧瑾轩根本放不下上官苒。

我从未强求过太多,我也知道我和他不会有结果,我曾告诉自己,如果她真的回来了,如果他还爱她,我可以退出。

她转到康缨学院,无非是想和他破镜重圆,她知道他还在乎,所以她走的每一步都是满腹自信,昂首挺胸。

她朝我们走来,那笑容只迷他,不迷我。

“好久不见,瑾轩。”她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喊着属于我喊的名字,投进属于我的怀抱。

欧瑾轩没有反应过来,任她抱着,却也没有推开。

安夏和简月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一幕,却不知上官苒是旧人归来。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里非常不舒服,我刻意转移了注意力。

“安夏,简月,我们赶紧进去吧!不然一会儿该关门了。”我忽略他们对着简月安夏说道。

是该忽略,我从来都只会逃避,我承认我很胆小,不敢打扰,只能眼不见心不烦的选择逃避。

直到我转身他才知道推开她。

“余邯!”他在身后喊着我的名字。

可是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住脚步,直径往前,那抹阳光,让我的背影尽显凄凉。

“瑾轩,我好想你。”上官苒霸占着他,我隐约听到她在啜泣。

也许,这就是感情,思念,牵挂,期盼,相见,微笑,然后哭泣。

他想追来,却被冷媛拦住了。

“欧瑾轩!上官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不觉得你们应该好好聊聊?”

“你让开,我们早就没什么话题可聊的了。” 他愤怒,又想追上我,可是上官苒还是从他的身后紧紧抱住了他。

我知道她的意思,我后悔了,我的转身反而给了他们机会。

只知道过了很久,他没有追进去,也许是上官苒抱住他之后,他就没有再继续挣扎了吧,在她的拥抱下,他的逆鳞也顺下来了不是吗?

简月和安夏惊掉了下巴,似乎没见过大场面,紧张得语无伦次,无论是想问我是怎么回事或者是想骂我落荒而逃都缓不过来了。

可不能够为了我,为了一个爱他的我,拒绝所有的暧昧。

猫的第十次是死亡,鱼的第八秒是忘记,我要失望几次才能不爱你?属于你的没人能拿走,能拿走的从来都不属于你。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