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她走了
第十八章:她走了

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试着不为明天烦恼,不为昨天而叹息,只为今天更美好。

我们的跨年在医院度过,我不在乎,只要原来的人没有变,一切都好。

我早晨醒来,他就在我身边,趴在我旁边静静像个孩子睡着了。

是你过分美丽,还是怪我过分痴迷?

看着他的脸庞不知不觉心被触动,那道淡淡的疤痕还没有消失,想伸手抚摸却舍不得打扰。

在身边的才算拥有,爱到习惯才算长久,愿你是时光都盗不走的恋人。

周烨拒绝了廖梵,理由是为了等我,他的执着,筑成了我和廖梵相处的一道厚厚的城墙。

“我想知道,你是在什么时候喜欢的他?”我悠悠的开口。

如今在这个花园,只有我和她,冷冷的风迎面吹来,我们之间变得越来越淡。

“大概,在小学他追着你吹气球那一次吧!”她毫无精神的回答,却记得那么清楚。

那时候吗?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模糊了,那次,我躲到她的旁边了吧!

“在他离开我们那天,我和珊珊去送了他,想叫上你,但是他说不想看到你哭,所以他让我告诉你,等他回来找你……”她再次开口,声音却在颤抖。

她没有告诉我,我一直是最后知道的那个。

假如她说了,也许我真的会等他回来,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来B市。

“我以为他知道你有了欧瑾轩就会放弃然后祝你幸福,可是昨天,他告诉我,他选择守护,直到你们结婚,因为他怕欧瑾轩离开了你会难过,没有人给你陪伴,我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她的声音还是很低。

他一直都在为我着想,可是他的陪伴却是我内疚的最大嫌疑犯,我现在只想,他们能在一起。

“廖梵,对不起。”我不敢注视她的眼睛,软弱的低下头给她道歉。

她用力的摇着头说:“不用跟我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们才没能在一起,如果我当初没那么自私,把他的话告诉你了,或许,你们现在很幸福。”

“不会的,我和他只能做朋友,因为我真正爱的,始终是欧瑾轩,而他,不过是一时冲动说出的喜欢,而那只是喜欢,不是爱啊!”

我在想,如果这句话说给周烨听,他就会放弃了吧!

我深深的感到愧疚,违心的说出了喜欢和爱,其实,我都不懂。

我等的车总是很久才来,我爱上的人也全是意外。

我们都不想失去对方。

“我们不会陌生的对吧?”我问着这句话,心里却很紧张,无论她会回答什么。

我在害怕,我们会因为一个周烨而断了最赤诚的友情。

她终于抬头,眼睛对视着我,却迟迟没有回答,而我还在期待。

两人沉默间,周烨突然匆匆从屋里跑出来

他气喘吁吁的扶着门脸:“余邯,廖梵,珊珊病情又恶化了,我们必须马上赶回医院。”

听到这句话,我知道,虽然我一直在逃避,可是这一天还是来了。

我们不顾一切的跑进欧瑾轩的车里……

我们始终要接受这世界上总有突如其来的失去。

我们在门外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将那块白布往轻轻的盖过她的头顶,还是来晚了是不吗?

那一刻我只看到阿姨痛哭昏倒在叔叔的怀里,以及被白布覆盖着的一具冰冷的尸体。

停顿了很久终于迈出沉重的伐子缓缓走到躺在病床上没有任何思想的尸体旁边,我以为我会坚强不哭的。

想伸手去触摸那双曾经笑得最灿烂的脸,可是我的手却停留在半空不停颤抖。

没有等到我们,她走得很孤独。

如果一直留在医院就可以送她到最后,现实却连最后一面都变成了遗憾。

小学同桌的时候,我们会在老师的眼皮底下传纸条,一起批阅那一张张不知从哪抄来的肉麻情书。

放学了我们一起走过绿树成荫的小路,天气热的时候就爬到树上乘凉。

冬天我有起床气,为了不迟到很多次我们都在一起相拥而眠,第二天一起起床。

春天一起折花骨朵,用装了水的花瓶插活,夏天我们一起到竹林抓蜻蜓,折柳,秋天一起摘果子,冬天一起滑雪,堆雪人打雪……

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那些回忆反反复复折磨着我。

回忆若能下酒,往事便可宿醉一场,清风伴酒路还长,何必回望揪着回忆不放。

时间经不起推敲,世事总难料。

这次不一样,这次她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失去的人那么多,唯独你离开难过了好久。

在国外的康欣不断打电话给我安慰,我总是笑着说没事。

一定没有人注意过我满脸微笑说不介意时眼里的绝望。

我承认我过得一点也不好,很多时候我真的都熬不下去,快要崩溃了我不知道我哪儿有这么多压力,我改变的失去的都太多了,好多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但我也无法抗拒,只能哭完再爬起来老老实实继续走下去,因为我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别和往事过不去,因为它已经过去,别和现实过不去,因为你还要继续过下去。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