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她是胃癌晚期
第十六章:她是胃癌晚期

希望有人懂我的低头不语,小心翼翼守护我的孩子气。

他说他很喜欢她,他给了她最动听的情话,最亲切的关心,最真实的在乎,但却从未给过她一份心安。

也曾想过爱你很久很久,却被你无尽的失望和心酸打败。

这个假期,没有他,我们的关系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来没有发生过,只是还是会想起他。

没有电话的问候,没有短信的关心,也没有QQ微信的交集。

你越讨厌一个人时,?他就会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你的面前;?而当你想念一个人时,?翻遍地球都找不到他。

有时候真的很喜欢你,很想和你在一起,有时候又真的很累很想放弃,可是你偶尔的温柔总会让我觉得,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而我自己却放手了多可惜,所以就为了那么一点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喜欢,我等了你好久好久。

你要知道不联系你的人比你想象中更不爱你。

这个假期让我感到失望的干净,只有周烨、廖梵及好久不见的黄珊。

究竟要让我失望多少次才能做到不爱你。

周烨没有回C市,我们利用这个寒假玩得热火朝天,偶尔周烨会组织一个小小的聚会。

回来后的黄珊似乎换了一个人,越发的瘦,看起来有些憔悴,皮肤变得白皙,她长长的黑发变得稀少,我们都以为她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我们陪她过完这个假期放松一下就好了。

我们四个一起回到我想念已久的母校。

过了很久,学校的规模逐渐扩大,也有了少年宫,有乒乓球台,羽毛球室,音乐室,绘画馆……

那些都是我们小学梦寐以求的,可惜直到我们走了再回来才看到。

黄珊提出去音乐室,刚好我们都会乐器,我和周烨都会钢琴,他还会吹笛,黄珊会小提琴,廖梵会古筝。

我们在音乐室里观赏着各种各样的乐器,里面的管理员是我们小学时的张老师,我除外他们三个学霸可都是老师的团宠,所以我们算是会员VIP了。

平时不让人进去,除非是他们的音乐课,因为怕学生毁坏乐器。

看到钢琴的周烨很兴奋的坐在椅子上自如的弹了起来。

我曾喜欢弹钢琴的男生,因为这样的男生温文儒雅,有气质,而欧瑾轩会的是吉他,他说弹吉他的男生最酷。

我喜欢靠在他的背上,静静地听他弹着吉他。

我们都去选择乐器合奏小学时我们用这几种乐器创造的神曲。

可当我转身的时候,却看到黄珊选的棕色小提琴上有一滴一滴的红色液体。

是鼻血……

阿姨说,她是胃癌晚期。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病情到了晚期我们才知道。

明明约好了,一定会陪着彼此走到生命终结的那天。

她陪我们走到她生命终结的一天,她觉得够了。

感觉一片昏天暗地,我在一个漩涡里不停打转,毫无厘头,没有人能把我从这个地狱里拉回来。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黄珊,心里有说不出的心酸,我好希望我们一辈子可以在一起久一点,再久一点。

看着她一点一点落下的长发,我在洗手间里偷偷流了眼泪,多希望这一刻有他的肩膀可以倚靠。

看着每天靠药和化疗维持生命的她,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我醒了就会没事了。

多少你以为永远不会离开你的人,就是利用了你的以为。

她面对我们,总是一副不会有事的样子,总是把那张笑脸扯得很难看,那么僵硬。

每当看到她的笑我的心都在流血。

如果有一天,她走了,那我的生活会掉了多少色彩?

该怎么继续?我问自己。

“你们不用每天都来陪着我,我没事了,你们有事都去忙吧!想我了就可以来看我了。”她云淡风轻的说着。

“没事,今天都二十九了,跨年我们一起过。”廖梵一边削着苹果皮一边回答道。

“跨年!你不说我都忘了。”她笑呵呵的样子萌萌的,真想在她的脸上胡乱捏一把。

我承认,我们都在利用她最后的时间陪着她,因为怕一转身就失去了。

“大年初一,我想和你们像以前一样,去寺庙……”她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

她是在害怕等不到那一天。

“臭丫头,我们怎么舍得丢下你自己去玩呢,没有你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是从廖梵口里说出的,我和周烨自始至终沉默。

对啊!没有她一起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我们的眼泪都不约而同那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能笑到快断气的人自然也可以哭的无声无息,没有收拾残局的能力,就别放纵善变的情绪。

我们都是一群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笑,却在月光下歇斯底里哭的孩子。

闺蜜就是你越迁就她,她就越得寸进尺,但是关系依旧那么好。

我不是许多人的太阳,但我会努力照亮身边的人,我给不了你多少温暖,但有一个词叫尽我所能。

打赏投票 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