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回华政
第十章:回华政

爱一个人,你可以接受没有和他在一起,但却无法忍受他和别人在一起。

小的时候披着床单玩得像疯子,长大后抱着被子哭得像个傻子!

我在意的事,我没有问他,我一直在逃避,害怕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什么。

他也开始变得不同寻常,见到我,他的眼神没有从前那种温柔,他也在逃避,甚至很多时候都找借口没有陪我。

有时候,你问的问题,对方一直在闪躲,那就是委婉的告诉你,真实的回答很残忍。

今天我依然是一个人,我拨通简月的电话,她来了我就后悔了,她应该是丢下了安夏跑来找我的吧!

她在我面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气喘吁吁的问着我怎么了。

我将她喜欢的蓝莓紫米露推到她面前:“先歇口气吧!喏,给你的。”

大概是急急忙忙赶来的,才接过就喝了一半,我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噗呲笑了出来,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

“周末我要回一趟B市,你陪我去吧!”我看着还在吸紫米露的简月说着。

她仰起头困惑的看着我,嘴里还咬着吸管:“回B市做什么?欧瑾轩呢?”

我倚靠在椅子背上看着她:“要回去华政学校办转校资格证,而他……很忙。”

她听到华政学校瞪大眼睛看着我:“你要回去…B市?那不就表示你会遇到他?你打算怎么面对?”

我知道她指的他是谁,我的故事她都知道。

我无奈的摇摇头,因为我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可是必须面对。

周烨听说我要回B市,所以他也想跟我去,因为他说他想去看看我以前的学校,我允许了。

上了火车,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我在心里练习了百万遍该怎么才能得到他的原谅。

我们的行程一步步接近B市,也意味着我一步步接近他,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遇见他,只是一天的时间,让我熬过去吧!

下了车,走进那个已经在记忆里模糊了的学校,人来人往没有人认识我们。

周烨和简月一直陪在我身边,周烨说好来参观学校,一路走去却没有多看一眼,那是借口。

一路上看到很多男生女生的目光都往我们这边瞟,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还接耳语。

一个个女生看着周烨眼睛放桃心,两个高颜值都在旁边,不想被关注也难,好像我们是外星人。

这样的气氛我真的很想快点逃离,因为我怕他会因为那些人的目光关注到我。

我走一步好像脚有千斤重,无论我迈多大步子目的地都离我好远。

然而,我以为不会遇到他了……

“余邯!”

很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知道,他还是来了。

我的身体像中了邪一样定在原地不动,简月和周烨听到声音都往后看。

简月看见他后转移视线担忧的看向我,虽然她没见过,但是她凭第六感就知道他就是汤印汶。

我本以为他已经把我忘了,可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我,该来的早晚会来。

我鼓起勇气,回过头,面对他,这时候他已经走到了我的眼前,他的朋友还在原地。

我看到他眼里的悲伤,他憔悴了很多,下巴还有些许胡渣,头发也没有怎么修理。

才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就变成这副模样,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抽蓄了一下。

他失控的把我抱在怀里,抱得很紧,我也没有反抗,他忘记了在场的所有人,他在学校是学生会会长,认识他的人也很多,但是他不在乎别人的口舌。

周烨见这个“陌生人”突然抱着我,他很生气的拉开了他,把我挡在身后:“放尊重点,华政的同学都这么待客的吗?”

汤印汶的朋友看到他被周烨挑衅,马上走到汤印汶身后,他们都认识我,所以刚才才没有打扰。

汤印汶看着周烨,然后又朦胧的看着我:“他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突然拉着我往人群外跑,他没有顾及简月在身后的呼叫,周烨想追来,但被他的朋友拦下了。

他把我带到了人烟稀少的小巷,我害怕的看着他,是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我还不忘用力的挣脱他拉着我的手,我的手腕红了一片,被他紧紧握着很疼。

我越惶恐的后退,他越一步步逼近。

他再一次气愤的抓住我的手腕,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盯进眼珠里,我很害怕,这样的他,也是第一次表现在我面前。

“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要不迟而别?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转了学?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没有你陪我的日子,我每天行尸走肉的活着,麻烦你将心比心的站在我的位置看一看曾经,我多痛你知道吗?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可以离开我。”他眼角带着眼泪,只是没有流下来。

这么多的问题,他是存了多久才在今天说出来。

我看着他的眼睛,大概是失眠才留下的血丝,我不知道是多后悔当初不辞而别。

如果我告诉他我离开,他就不会那样找我,会不会比现在好一点?

他抓着我的手捏得越来越紧,我想挣脱他却不给我机会。

“这一次,我抓到你就不会放你走。”他紧紧握着我的手腕说着。

我能说这是报复吗?

“你离开只留回不去的回忆给我,电话、微信、QQ、微博所有能联系你的东西都换了,我找了你这么久还是杳无音信,我就期待有一天你会回来,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这一次,你逃不掉了。”他有些邪恶的嘴角上扬。

我知道噩梦开始了,似乎永无止境。

“汤印汶,你弄疼我了,放开我”我还是不放弃的挣扎着。

他见我开口才慢慢的松开手,我吃疼的握着他刚才捏着的手腕。

“你明明可以过得很好为什么还要找我等我?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为什么还要在乎我不辞而别?我现在过得很好,我有欧瑾轩,我喜欢的人是他!”只希望这段话可以让他对我失望然后死心放我走。

突然间他的眼神黯淡无光,死死的看着我:“你骗我?我不管你爱的是谁,我只知道我爱的是你,不管欧瑾轩是谁,我只知道我是汤印汶,想让我死心,除非我不爱你。”

年少的我们总是把喜欢当成爱,把不甘心当作放不开,我很明确我内心的想法,不会被任何事物所改变。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