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酒精过敏
第七章:酒精过敏

很多时候很多瞬间,我都想要问你,你究竟是因为什么才爱上我的。

如果一开始你就做好了要离开的准备,那就不该来爱我,不要你因为心动,不要你因为好感,不要你因为想试试,不要你因为我对你太好,不要你因为亏欠,更不要在不能确定要给我未来的时候,就冲上来爱我。

下午,我和欧瑾轩约在图书馆,在这之前,我在校门口看到了康欣和一个陌生的男生面孔。

她应该是去找了她的父亲吧!我站在远处看到他的身高和体型,和周烨相差那么大。

他对她微笑着,她直奔向他的怀抱,仰着头跟他亲密对视,他的眼里是无尽的宠爱。

他轻轻的刮了一下康欣的鼻梁,然后牵着她上了车,走了。

他们之间,与我和欧瑾轩是那么相像,我顿时不知道该找什么理由说服自己,也许那是她的哥哥呢?

可是她是独生女…假如他们真的是那样的关系,那周烨呢?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刚刚看到那不可思议的一幕,然后回想起康欣跟周烨在一起的情景。

我在想,这件事要不要告诉他,告诉他,康欣会不会反咬我挑拨离间?不告诉他,知情不报等他自己发现那他会不会恨我?说不说对他都是一种伤害。

康欣这么好的女孩,为什么要对不起周烨?

我的思绪都放在了周烨身上,就连欧瑾轩什么时候出现在我面前我都不知道。

他恶作剧的吓了我一跳才把我的注意力从周烨的边缘拉回来。

他盯着我的眼睛,似乎发现了什么:“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高富帅来了都不知道。”

我习惯性的微笑着回应着他的挑逗:“你怎么不在图书馆等我,跑这里来了?”

“我在那等你很久了,看你还没来我就来找你了,你怎么来这么晚?”他紧锁眉头提问着我。

“我刚刚遇到了康欣,然后聊了两句”我心虚的回答。

我看他刚想开口说什么就推着他往图书馆的位置走去:“好啦别啰嗦了,赶紧走吧,晚了图书馆就关门了。”我嘟着嘴巴说道,他也没说什么就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我在后面推他往前走。

晚上,他送我回家离开后,我慵懒的爬在床上陪我养的小白鼠玩耍,它总是喜欢爬在我手旁边嗅着什么,好像发现了新大陆,然后又爬回我的掌心享受着它的美食,看它吃饱了玩累了爬着不动了,我才把它放回笼子里让它休息。

我习惯性的拿起台桌上的粉红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微信页面,想起今天看到的,就想起找廖梵聊聊。

即使她不知道我让她知道了也有一个人帮我分担那个不为他知的秘密。

我不使用QQ是因为和欧瑾轩关联着,我们聊起来他肯定就看到了。

我不是故意隐瞒他,我只是担心他会因为这件事就认为我对周烨还有残余的感情,而我只是想帮助好朋友而已。

“在?”

“嗯!”

我直奔主题的问了她:“周烨和康欣……在一起多久了你知道吗?”

她没有秒回,两分钟后她回复了“不知道!”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我看到的,她见我没回又接着问:“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正在打那一行字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廖梵的电话。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都是关于他,包括我看到的事实和我想的莫须有。

很多事情,她都知道,只是他不愿意让我知道,也包括康欣并不是周烨的女朋友……

她解开了我所有的迷题。

康欣和周烨只是同校关系较好的朋友,康欣真正的男朋友叫许兼。

她形容那个人的神态和我所见到的面孔根本就是同一个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康欣和周烨在一起给我的感觉没有那种喜欢。

而她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是我以前梦寐以求的,却是现在摆脱不掉的现实。

周烨之所以告诉我他有了康欣,是因为他知道我有了欧瑾轩,他不想在我面前太狼狈所以撒的谎,所以找康欣来配合唱的戏。

全是因为他喜欢我!

爱终究是来日方长的秘密,答案不过是场好觉睡醒。

熬夜是可以选择放下手头的事马上睡去的,而失眠却是无法选择的,刻意的忽略有你登场的梦境,无视那些被泪水打湿的枕巾。

曾经我渴望的时候你走了,我重新拥有了你又出现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我倒了一杯热水给你,你却想喝饮料,结果越喝越渴,你想起了热水,可那时热水已经冰凉刺骨。

康欣也知道我已经听说了那件事,所以那晚把我约到XX铁桥。

我到的时候她已经在那了,看来她等了我很久,她约我不是想伤害我,她对我很好,大概就是知道周烨喜欢我的原因。

我来了,她没有回头,依旧看着眼前远方的灯火阑珊处:“你来啦!”

微风徐徐,吹得我不禁打了个喷嚏:“嗯,对不起,久等了。”

她转过身面对我,皱起眉头:“怎么穿这么少?”

然后她拉着我,一路小跑着去了某小巷的一个烧烤摊找了空桌子坐下:“这里人多,应该暖和。”

她调皮的咧着嘴对我笑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不是最瞩目。

这个小巷我从来没有来过,她却比我了解,这里应该很受欢迎,里里外外都坐了人,坐着不能干坐着吧,她又点了很多荤的素的串,就我们两个人,津津有味的享受着。

原来她也不是我想象中的娇生惯养,还和我们一样喜欢吃路边摊,没有大小姐架子,她大大咧咧的叫着啤酒。

本来对酒精过敏的我那时候真的舍不得打扰她的雅兴,所以没有告诉她。

当然,她约我不是简单的撸串,她是别有用心,她熟练的开了一瓶啤酒,把我的杯子满上了,然后语重心长的跟我说着关于周烨的故事,时不时还提上我。

有时我很讶异,原来我错过了他的那么多。

世界上最愚蠢的喜欢就是两个人互相暗恋,等到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拥有了另一场风景,不再回头。

我带着借酒消愁的心情喝了那杯酒……

第二天我醒来,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着布了丁香花纹的天花板,我才知道我在他的房间。

他带着心疼带着怒斥的口气告诉我,我酒精过敏,要不是康欣打电话给欧瑾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害他们担心了,由于康欣学校补课所以她没等我醒来就走了。

刚好,我收到了康欣道歉的短信,是我不好,让她自责了。

欧瑾轩从来不让我碰带有酒精的东西,这次我冒昧的喝了酒,他很生气。

终于在我软磨硬泡带卖萌撒娇下他才勉强说我几句:“下次再喝,不要你了!”

他要是不说我我该不习惯了,他说不要我这句话我听过很多次了,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一次。

他看看我打着赤脚站在他面前,又皱起眉头,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戳戳我的额头:“你是不是傻啊,大冷天的赤脚踩地上不觉得凉吗?”

我委屈的低头看看脚下,他一把轻松的抱起我走向楼上他的房间,把我安放在床上将被子掖好,然后让我好好休息。

我安逸的闭上眼睛,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才隐隐约约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

两个性格接近的人,在生活里一定会有矛盾,他们相爱,想要生活下去,必然有一方需要做出巨大的牺牲,这种牺牲包括性格的改变,容忍、妥协和自我折磨,很多人在面对这些抉择当中都会问为什么需要妥协的是我而不是对方,答案只有一个,因为爱,有些事就很简单,不爱就顽固,爱就妥协。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