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始终怀念有你的那座城
第四章:始终怀念有你的那座城

七八十年代的爱情,一把纸伞,几封情书,不够直白,委婉相诉也能腼腆牵手,一面之缘也可以白头终老。

你是某一夜某一句的铁口直断,你是安慰如此,你是酒后,你是梦醒,你是未曾明了,你是时光平淡,你是阅后即焚,你是祸起波澜。

日子终变平淡,原本我所在的城市没有周烨也没有汤印汶,我的性格慢慢的变得自闭起来,不愿主动,不喜欢喧闹,喜欢安静,能用微笑回应的话题我尽量不说话,慢慢养成了独来独往的性子。

我矫正了牙齿,烫直了头发,化起了淡淡的妆遮起了脸上的雀斑,穿上了白裙和小皮鞋,终日演绎着一个人的生活。

你终会遇见这么一个人,他会用整个人生将你精心收藏,用漫长岁月将你妥放。

原本以为,除了周烨我不会再喜欢别人,直到欧瑾轩的出现我还是向现实妥协了。

为了给廖梵生日送给她最喜欢的小提琴作为礼物,我不得不去挣一些补贴生活,所以我用自己的特长去音乐厅做了一个星期的兼职。

我领完外快的时候心情洋溢,正想去买下那份惊喜,却被人中途挑衅。

我拿上帆布包正要走的时候一位喝醉酒的男孩子端着一杯酒东倒西歪的走到我面前。

“小姐姐,喝一杯再走啊!”他迷迷糊糊的说着。

我打算不吭声的绕过他算是绕过一个麻烦,奈何他却不打算放我走又伸出抬着酒杯的手挡住我的去路。

我见状只能驻足准备接受这份麻烦:“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他讽刺的笑着:“你是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我见你在这一个星期了,弹了一个小时才三百块,你是缺钱吧!”

我转过头不想看他,也没必要做过多解释。

“你喝了这杯酒,我给你三千,怎么样?”他把酒杯在我眼前微微抬高。

我却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原来又是一个嚣张的高富帅,我气愤的一把推开他的手:“对不起我赶时间。”

由于我的冲动,他酒杯里的酒水都洒在我的白色体恤上面,刚好是胸口这个尴尬的位置,湿身后我的内衣颜色被明显的露在表层,我下意识的用我的帆布包挡住并很生气的吼了他。

“你神经病啊!”

恶作剧之后他却得意的笑了起来,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喝醉了:“是你拒绝我自己造成的,跟我没关系哦。”

可我就是再生气也干不掉他的样子,就在这时他的朋友朝我们匆匆走来,应该是过来找他的吧。

他看到我很尴尬的处境时有些惊讶,对着他的朋友就是一句吐槽:“哇靠好家伙,你厉害啊!”

被他这么一闹,很多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我的身上,他手足无措的东张西望之后脱下自己的白色外套给我穿上,细心的拉上拉链,这简单又粗鲁的动作让我随着他衣服上淡淡的香味忘记了刚刚的处境,觉得这个人应该就是小说里女主角的男主角。

“对不起,我朋友喝多了,冒犯到你,我替他向你道歉,真的对不起。”他双手合十的向我道歉,看到他的诚意我也并没有追究,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他用衣服挡住了我的尴尬,帮我解了围,我已经看到了诚意,便脱下衣服放在他的手上还给了他,我并不想以后因为这件衣服和他有什么故事,我用包包挡住胸前洒到酒的地方,想尽快逃离现场,狼狈的离开了。

随后他带走了他的朋友,我买回了我的小提琴。

而当初为我披上外套的男主角,就是欧瑾轩。

若将过去抱得太紧,怎么能腾出手来拥抱现在,我等了周烨四年,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他又出现了。

那天周末,我和欧瑾轩准备一起到医院探望他住院已久的奶奶,他开着车到了校门口接我。

我刚上了车,突然一个陌生号码袭来,我漫不经心的接通了电话,听到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你好,我是XX快递,你的快递到了,麻烦你到校门口签字”

我不曾记得我订过快递,我一头雾水的看向欧瑾轩:“你给我订快递了吗?”

他也莫名其妙的对我摇摇头:“我没有啊!”

当我正要回复对方我并没有订快递的时候传话筒里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他突然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余邯,不记得我啦?”

“你是……”我正要说出那个久违的名字的时候,他帮我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是周烨,你小学的同桌啊!”他说着又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

而我听到他肯定的回答我之后,我依然不相信他回来了,而且是来到了A市,来这里理由呢?

我愣在那,欧瑾轩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他大概已经叫过我,只是我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他关切的问。

我只是微笑着摇摇头:“我没事”

他对我宠溺的摸摸头:“不舒服的话要告诉我,有我了就什么事都不能自己扛,要不然就彰显不出我这个男朋友的作用了。”

“我知道了,会给你机会好好表现的,放心吧!”

他得意的笑了,他笑起来就像自带特效,满脸全是阳光。

难道刚才的都是梦吗?我从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陌生的号码,同时。

我收到了由那个号发来的信息“下午三点,缘莱咖啡厅,十号桌,不见不散”

一路上我心不在焉的望着窗外,脑海里全是周烨,全是关于他的,他为什么突然回了A市?

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嗡嗡作响,也许赴了约就知道了呢。

到了下午,我以见老朋友的名义说服了欧瑾轩他才放我离开,他不放心的将我送到那个咖啡厅门口。

他在门外看着我进去后才开车离开,我确认他离开后缓缓走向了十号桌,那个背影,没错,和他的很像很像。

我走到他面前,看到的是那张略带一点成熟的帅气脸,他变了,看着他我差点以为是认错了人。

他的穿着变得落落大方,那气质带有富家公子的气息。

他看到我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欣喜的看着我,和我看他的眼神似乎有点相像。

久违的感觉,他开口,张开双臂:“好久不见!余邯。”

我不由自主的把身体送进了他的怀抱,也回答道:“好久不见!”

和他的第一个拥抱,竟是以好久不见的名义。

闻他的身上的那种淡淡的香水味,我说不出那种感觉,却又若隐若现的感觉似曾闻过。

我们面对面的坐着,我叫了一杯不带糖的咖啡,也就是苦咖啡,配上这样的气氛,真的苦涩极了。

我们各自沉默着,他在搅拌咖啡的同时还会偷偷的抬头看看我,是偷偷的吗?应该吧!

过了几分钟后我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你怎么来A市了?”

这个问题是我酝酿了很久才问出来的。

他看看我,又低下头搅拌着咖啡,并回答:“我爸来这里谈生意,就带我一起了。”

哦!原来如此,和我无关吧!

我再次提问:“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联系方式?”

我的号码,在离开汤印汶后就换了,除了欧瑾轩和廖梵以及亲人们知道,好像就没有人知道了吧!

这个问题刚才也困扰了我很久。

他突然眼睛放光,哈哈笑了起来:“我遇到了廖梵,她告诉我的。”

我还没有问他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廖梵他又接着说:“我转学了,和廖梵一个学校,我到A市已经一个多月了,一次在礼堂颁奖我遇到了她,然后就给她要了你和黄珊的联系号码,我关注你很久了。”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里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深情,我宁愿相信那是错觉。

“过了这么久,都变得这么漂亮了,落落大方,安静得很多了,你都有男朋友了吧?”他接着问。

我用很幸福的样子笑着回答:“对啊,他叫欧瑾轩,我们在一起一个月了,刚才就是他送我到这的呢。”

“我刚刚看到了。”他说,停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他对你这么贴心,你刚刚笑得这么幸福,他一定很爱你吧!”

我明明从他脸上看到了一丝失望,为什么他还能装得这么释然,那一丝失望从何而来?

我依然以一个浅浅的微笑开着玩笑回答他:“小学你还老说我没人要呢,呵呵,那你呢,什么时候带你的女朋友来让我们见见啊?”

我只是用轻轻的刺探口吻问他,他正正经经的抬着头看着我的眼睛。

“她叫康欣,她的爸爸是你们学校的股东,她在A市,下次有机会把她来这里,让你们认识认识。”说着,他的脸上泛滥起幸福的笑容。

我们学校之所以叫“康缨学院”缨是康欣妈妈的名,她从小是单亲,她妈妈因为癌症去世,这所学校是她妈妈在世时和她爸爸康远一起创办的,所以叫“康缨”。

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样说的原因是想让我知道他过得很好。

我曾瞒着全世界喜欢你,你却告诉我你喜欢别人,不过好在满眼是我的男孩子出现了。

那时候虽有了欧瑾轩,可是当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心里还是莫名一阵刺痛。

长大了,再遇见也再也找不回当初童真的感觉了,我们变得熟悉又陌生。

回想起匆匆那年,我们打打闹闹的日子已经回不去了,就因为他的离开,陌生了一切。

我以为等你很久,你就会感动,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为什么暗恋那么好,因为暗恋从来不会失恋,你一笑我高兴很多天,你一句话我记得好多年。

时间真的可以淡忘一切,也可以让某些记忆加深。

有些人,说好忘记却做不到,有些感情,走了一圈还是会回到原点。

我还爱你却不再憧憬你,我还想你却不在追逐你。

当时间消磨了你的热情,你便会发现那些曾令你歇嘶底里去执着的人,现已变得可有可无。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