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快乐权属原创
第一章:快乐权属原创

每个人心底都有那么一个人,已经不是恋人也成不了朋友,时间过去,无关乎喜不喜欢,总会很习惯的想起你,然后希望你一切都好。

都说,千万别把朦胧的好感当做爱情。

让我情出窃开的第一个男生,是那个小心翼翼记住我的爱好,还不怕死的在我吃口香糖吹泡泡的时候把口香糖拍了粘在嘴巴上的男孩。

他叫周烨,很明显的单眼皮,方块脸,容易脸红的一个男孩,说他腼腆大家都不相信吧!

他给别人的感觉是一副冷漠让人无法靠近,但在我们面前却是一个专门捣蛋的“刽子手”!

我到现在都没有告诉过他我喜欢他这个秘密,只把它当玩笑说给他听了。

很傻,懵懵懂懂的把喜欢当成了爱。

都说男孩子喜欢欺负女生就说明喜欢她,现在,我不得不认为这不是一个玩笑。

那年四年级,按照学校规矩来就要将上四年级一个班的学生全部拆散然后重新组合。

所以就很巧,那一年我遇见他,和他成为同桌。

很好笑,在那个年纪,在那个班级我们的身高还居前列。

我们被老师安排坐到后门的倒数第二桌,前面坐的是我最佳好闺蜜中一个

黄珊:她是我们三个当中最漂亮的一个,有型的瓜子脸,自然生长的长发,水晶葡萄的大眼美女,重重的双眼皮和卧蚕。

曾被隔壁一班的男生追求,收情书无数,本班男生也喜欢去挑逗她,可惜那个时候她的性格可不是热烈那一类,根本就懒得理他们。

她安静的样子已经是温柔得让男生无法自拔那种,应该是性格相同的原因所以也就只和我们玩得来吧!

所以她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我的励志女神,那时候我只想要活成她的样子,却总忽略最好而独一无二的自己。。

她和另一位男生成为了同桌,他叫龙飞,相比起黄珊他就是一个逆生长的男孩,有模特张亮的小眼睛,高鼻梁,尖下巴,一头卷卷的毛发,为什么长在他的脸上就觉得不那么自然,再加上他很魔性的笑声我就对他印象特别深刻。

那时由于各科老师都很严格,当遇到一位以慈祥和蔼又可亲可敬的数学老师时我们又是感到多么荣幸之至。所以每到数学课我和龙飞就很有默契的换了座位只为跟黄珊坐在一起。

我喜欢周烨,大概就在六年级吧,不对,是暗恋。

依然清晰记得,自从我们从那个在下雨天里外同时下雨,刮风时被扯得东倒西歪,冬天时被冻得手脚膨胀的旧帐篷搬到新学校,我们又一起同桌了两年,回忆起来总是很甜蜜,却又很落寞。

他不知道我为他做过的疯狂事,比如在书本上写上他的名字,在去学校的路上制造和他相遇。

在笔记本上写满关于他的话题,还折了几千只千纸鹤,在每张纸里面都写了喜欢他的话,可惜没有送在他的手里。

我喜欢收藏经典的句子,所以有很多花花绿绿的笔记本,里面记载的,有关于喜欢他的,也有我认为值得收藏的段子。

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回忆往事,问爱有多少,心中一个问号”。

这是他给我留的一句留言。

他唯一的特长就是总能拿着课本把它转得稳稳的,我试过,一转就甩飞了,然后被他嘲笑……

小学是因为胆小,害羞,所以喜欢都要深藏,何尝不是很好,至少我们现在是朋友,是好朋友那一层。

同桌的时候,他总是会莫名的挑逗我,很欠揍的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于是我满足他了——扁他。

他习惯在我写字的时候弹我的手,不得不说,那种感觉,生疼。

我很不满意的还了他一个脑崩儿,他还咧着嘴得意的对着我笑,脸皮不薄。

小时候我害怕吹气球,不知道为什么怕,那感觉就好像嘴里有一个炸弹,吹炸了那一瞬间是嘴巴会不会疼?

只要有人在我旁边吹气球,我保证立马跑得远远的。

非常好,他抓住了我的这个弱点,那天下午,他买了很多个气球,坐在我旁边吹呀吹。

我看着他吹,一点一点大起来的感觉就好像要炸了似得,我问过他气球炸了嘴巴疼不疼。

他很没心没肺的回答:“炸了?炸了嘴巴就会变大了,会好看点。”

我头冒三根黑线,他只要一吹,我立马跑得比兔子快,我躲到廖梵旁边

廖梵是最佳闺蜜中的一位,她在我心里的地位和黄珊一样,不可替代,我最喜欢她修长的头发,一泄腰间,她是班里女生中最高的。

那个时候她自卑,不能像普通同学那样的身高,现在她应该庆幸了吧,短腿可是受不起打击的。

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成绩最好,还写出一手好字,讨得老师喜欢,无论有什么好事老师都会找她,无论我遇到什么问题她都会耐心给我分析解决,所以她是我的猪生领导。

她总叫我“死丫头”听着很亲昵的感觉。

周烨追到她旁边,故意把气球凑在我耳边吹,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大概被他惹急了吧!

我用手一巴掌拍在他正在吹的气球上,没错,气球炸了,他人也懵了。

我看着他看着我的样子,我不知所措的吐出两个字:“疼吗?”

他本来很无辜的眼神立刻变得凶巴巴的瞪着我:“我拍你一巴掌看看疼不疼。”

好吧,我尝试吹气球那一次,才知道气球炸了嘴巴不疼,他是被我一巴掌拍疼的。

在小学,我喜欢嚼口香糖,而且只是草莓味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对草莓味是独爱。

其实我只是喜欢嚼口香糖吹泡泡那个过程,在无聊的时候嚼着口香糖我就觉得自己也没闲着。

很多次,周烨都会给我买了放在我的书桌内,他说因为和我分享我喜欢吃的东西他觉得很快乐。

“是什么味的?”我一边撕着包装一边问。

即使我每次都会问,他还是有耐心的回答我。

他低着头一边撕着包装壳一边回答我:“草莓味,买别的你也不会吃”

他肯定翻了个白眼,只是他低着头我没看见。

他的话里好像有些事情是不容许多想的,那叫自作多情。

五年级那年,由于班主任请了产假,新来的老师正在兴致勃勃的带着我们玩“击鼓传花”。

周烨依然不识相的一下抓我一下打我,我生气把注意力转向他的时候,他突然做出一个飞吻动作,那甩出来的飞吻向我款款飞来,闹得我胃里一阵翻滚。

数学老师也换成了一个满腹经文的文艺青年。

他是研究生毕业,本来他擅长的是语文,无奈之下他教了我们数学。

他每天都青春洋溢,意气风发,穿的衣服都很正经,却从来不喜欢穿西装。

我也不喜欢他穿西装,那样看起来好像有妇之夫了。

每天都很洒脱的样子,是我喜欢的类型(哎呀!是单纯的喜欢啦!)

他叫赵小川,我们小小年纪年少无知,来了一个漂亮的实习老师,看着他们交流就说是老师的女朋友。

有一次穿了西装去上课同学们就说去相亲。

六年级那年,我们不再是同桌了,三班被拆成了两半,一半到了一班,一半到了二班。

数学老师理所应当的换成了语文老师,依然教着我们班,班主任是数学老师。

她叫吴萍,反正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凶,慢慢的,她的耐心和讲解方式都让我改变了对她的恐惧,我也就觉得她没那么凶了。

可能是因为偏科语文的原因,所以一路走来遇到的老师都会对我有关照,也就和老师拉上了朋友关系。

凡事有利有弊,我的领导廖梵和我们分开了。

她去了一班,也幸好还有黄珊陪我在二班,她就在隔壁,不过周烨还是我的同班同学。

去了二班,我的同桌变成了黄珊,他的同桌变成了另一个女孩。

她叫谢琳君,高高的,扎着自然弯的马尾,皮肤虽黑,人却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奇迹的是,他们同桌好像都被调了静音一样,似乎没有共同话题,不会吵吵闹闹,只是各自安好。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