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太后回宫
第33章 太后回宫

“可会有不舒服?”简帝看着窝在他怀里的尹若舞说道。

他们本来出来秋狩就没有多长时间,这次行程又比较赶,如若不是太后已经回宫了,他们也不会这么着急,最起码要等尹若舞情况好差不多了再走。

“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只不过是担心太后娘娘,我又没见过她老人家,又不了解她的习惯秉性,万一她不喜欢我怎么办?”

尹若舞趴在简帝的胸膛上,虽然有些硬,但是也比硬邦邦的板子强多了,尹若舞只是对太后的事颇有些担忧。

毕竟她在现代看的电视剧啊小说啊,太后这个角色几乎就没有好的,都像是后妈一样,特别是对待儿子的宠妃,那叫一个狠啊!

也不知道这个太后会不会像电视剧里的太后一样,会恶狠狠的。

“呵呵。”简帝一听这话乐了起来,原来她这一早上魂不守舍的就是因为这个。

“你放心,母后向来是宽容大度的,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她是从来都不插手后宫之事的!”

简帝玩着她的手,继续说道“母后喜静,又喜好佛理,所以一般都是呆在自己的永寿宫里,不外出的。”

“哦!”尹若舞把玩着简帝的手指,呐呐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母后能接受我并且喜欢我!”

“你个贪心的!”简帝好笑的点了点尹若舞的小鼻子。

“我就贪心怎么样?况且我这不是贪心,是真的希望好伐!”这样我在这后宫的日子才能好过,这句话是尹若舞在心里说的,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尹若舞随即高傲的仰了仰小脑袋,说道“我不只要母后喜欢我,我还要母后喜欢我们孩子!”

简帝听见这话一阵好笑,也说道“放心,母后会喜欢的,舞儿生的孩子只有他不喜欢别人的份,哪能轮的着别人不喜欢他!”

尹若舞这才傲娇的梗了梗小脑袋,随后问道“我怎么没看见其他你的其他嫔妃?”

简帝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把她们都丢到庄子上了,难不成还要将她们带回宫?”

这一趟秋狩出来,皇上就没了4个妃子,真的是…太恐怖了…不过不管怎么说,受益的都是她,于是尹若舞就满足的趴在简帝的身上睡着了,这路还得赶一段时间呢,她先睡会儿再说!

—永寿宫—

一位大约40岁的妇人坐在永寿宫的主位,上身着金色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领口缀着红宝,腰身用一条大红色的织锦束了起来。

织锦上用金丝线绣着祥云图案,下身着缕金挑线纱裙,裙裾用金丝线绣上凤凰图案,整个人显得十分高贵!

“哀家刚才听说,这次皇上去秋狩有人行刺啊!”太后的声音并不大,也不重,却硬生生的敲在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回母后,皇上传来消息,是远贵人为了争宠弄出的祸事!”樱贵妃说完这句话感觉后背都冒出了汗,这太后一直不喜欢她是后宫皆知的!

“哼!”果然,这太后一直都没给她过什么好脸色,樱贵妃虽然难堪到下不来台,也许是习惯了,所以脸上保持着一贯的微笑,只是那袖子下的手,握的都发白起来。

一旁的贤妃心里不禁嗤笑,抿了口茶,慢悠悠的开口“这次虽然是皇上被刺杀,可是确是皇上宠爱的鸾妹妹为皇上挡的剑,幸好没有刺中要害。”

樱贵妃听见这话不屑的撇了撇嘴,却没说话,反倒德妃不屑的开了口“若是臣妾在皇上身边,臣妾当然也会为皇上挡剑!”

“呵!”贤妃冷笑一声,真是蠢货。

贤妃不屑的开口“人家鸾妹妹可是身怀龙种,却还是第一时间冲上去,你,能吗!”说罢,还蔑视了一眼德妃。

贤妃这话一说出口,在场的妃嫔都白了脸,确实若是自己身怀龙种,自然是不可能冲上去的。

毕竟孩子生下来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尊贵的,若是为皇上挡了剑,孩子掉了,就算当时一时荣宠,可这荣宠又能维持到几时。

坐在上位的太后一听这话,心里也一阵思索,她原本也不怎么待见这鸾淑仪的,既然她的姐姐能做出这种事。

想必她也不是什么好的,这位皇上挡剑说不定也是为了荣宠,可若是已经身怀龙种,这就另当别论了!

太后微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这鸾淑仪现在身子如何了?”

坐在太后右下首的贤妃抿唇一笑“说起来,这鸾妹妹倒是有福的,身子没伤了根本,只是失血过多,身子有些虚弱罢了,这鸾妹妹肚子里的龙嗣也只是动了胎气,好的很呢!”

太后一听这话,脸上就露出了笑意,说道“好好!这鸾修仪是个有福的,这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有福的,经过这等事还安然的呆在她母妃的肚子里!”

这太后这么一说,母妃可是妃位之上才能叫的啊,这太后难不成要给鸾淑仪提位份,而且还是妃位?

这么一想,樱贵妃的身子僵了僵,她原本还想着要将这孩子抱养到她的名下呢,毕竟这鸾淑仪只是个从四品罢了。

“是啊,鸾妹妹是有福的,玥儿见着她也喜欢的不得了呢,相信母后您见到她也一定会喜欢的!”

贤妃听太后这么一说,笑的更加开心了,既能给鸾妹妹加福利,又能看着别人添堵,她何乐而不为呢?

太后听她这么一说越发的的对这鸾淑仪好奇起来,这贤妃是她看着长大的,自是晓的她的性子如何,她看着温婉好说话,可是不尽然。

她和皇上二人因为玉弦的事对她也没少愧疚,可她的这眼力界可是高的“哦?这鸾淑仪还能入你的法眼?待她回来哀家定要好好瞧瞧!”

樱贵妃看着贤妃与太后的其乐融融,明明她才是贵妃,可在这里就像个外人似的,一个字也插不上!

“母后有所不知,这宫中还有一个身怀龙种的妙淑仪呢,只是不知今日为何没来。”

樱贵妃若有所思的说道,可是她现在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插嘴的行动。。

“哦?”太后明显的皱了皱眉,她非常不喜欢有人在她说话的时候插嘴!

贤妃知道她是有些不高兴了,于是连忙开口解释道“是的,玥儿刚才来的时候正是从妙淑仪的冰泉宫来的呢,妙淑仪的月份有些大了,都已经快8个月了。”

“这冰泉宫离母后的永寿宫的路程可足足有一柱香的时辰呢!玥儿怕您的小皇孙一知道要来见她的皇祖母着急出来,玥儿就自作主张没让妙修淑仪来!”

说完,还可怜巴巴的看了太后一眼,说道“母后你不会怪玥儿吧!”

“玥儿说的对!是不该来!等下哀家去看看她!”太后被楚玥的一番话说的眉开眼笑的。

客套了一番后,太后就找了个借口,让她们都退下了,就留了贤妃一个。

待太后和贤妃都进了内室,太后才像贤妃招了招手,说道“玥儿,来,让哀家好好看看!”

贤妃会意,走到太后身边,扶着太后坐到了床榻上,还撒娇到。

“玥儿有什么可看的,母后您总看来看去就早晚有一天就会看腻了,到时候玥儿可不依!”

这贤妃在外人面前是个不好惹的,可是在这太后面前却还如一个小孩子一般。

太后笑了笑“哀家啊,看不腻的!”太后拍拍了贤妃的手“委屈你了,玥儿,瞧着又瘦了!可找过太医看了?”

贤妃看着太后一脸的心疼,脸上的笑越发的真心起来“母后放心,玥儿这身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有一天真的大限将至的话,那就是玉弦他想我了,都这么多年了,玥儿也怪想他的!”

太后听着她这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的心疼越来越重。

“瞧我,母后一回来我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贤妃看着太后脸上的心疼,忙忙说到。

“不说这个了,那你给哀家说说这妙淑仪和鸾淑仪?”太后笑道。

“是,母后!”贤妃笑道“这妙淑仪和鸾淑仪可是从小到大的挚友呢!这妙淑仪母后您也认识,就是当年那个总跑来找皇上一起玩的那个小女孩!您还记得吧!”

太后听她这么一说,倒想了起来“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当初哀家还说过,将来也不知谁会有这个福气娶到这么心思通透的女孩回家,可是哀家记得哀家走之前,这云丫头可是有如意郎君的啊!”

“是的,不过后来那人娶了她的嫡亲妹妹,听说当初抬进门的时候都已经显怀了呢!”

贤妃无奈道,这哪家都有些阴私事儿!

“也是个苦命的!这么说来,皇上给她个孩子傍身也是应该的,不过按照皇上的性子,这鸾淑仪怎么也会有孩子?”太后皱着眉有些不解。

贤妃见此,章了一下,于是开口解释起来“这鸾淑仪是个有玲珑心的,玥儿见着她都觉得这个女孩值得让人深交!”

打赏投票 书评
自动订阅下一章
A-
A+